首页 小说正文

薛雨楠陈修文免费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03 10:00:07 42 0 | 文章出自:未知 修文免费薛雨楠陈阅读

看呗为您提供薛雨楠陈修文的故事想要知道薛雨楠陈修文有关内容的是什么小说就来翻阅《我和你的青春时光》这本小说吧,给你不一样的精彩。坏蛋!”他把他的蛇护到胸口上,那条蛇还算是乖巧,一动不动地环在他手上,像一只墨绿的镯子,但我看着却感到一阵恶心。

推荐指数:★★★★★
我和你的青春时光》在线阅读

《我和你的青春时光》精选:
我快被他气死了,咬着牙恶狠狠地说:“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说完麻利儿跳下床,打开门走了出去,还故意把门摔得很响以示愤怒。----------------------那天点也真背,出去的时候又遇见易川,我真想挖个洞钻进去,但易川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他看我的眼神很淡漠,一点都不友好,那个眼神,怎么说呢,甚至还带着一点点厌恶,这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不敢面对易川。因为我觉得,他很讨厌我。对于陈修文,那天我真的是很生气,我那时讨厌他,非常讨厌,我从那栋该死的老房子里落荒而逃的时候陈修文也跟了出来,一直跟在我后面,但我一点儿也不准备原谅他。“哎哎薛雨楠你跑慢点,你干嘛跑那么快。”陈修文跟在我屁股后面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这小身板子可真是弱。“我不会原谅你的陈修文。”我头都没有回。“我错了,给你道歉还不行么,干嘛那么生气?”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无辜,但是没有用,如果一个人把他的蛇弄到你的衣服里,把你吓个半死,就算是无意的,这个人也无条件是混蛋,更何况他当时完全没有顾及我的感受,而更担心我把他的蛇给弄伤。一想到那条蛇在背上游走时的感觉,我浑身上下打了一个激灵,电光火石之间心里生出一个邪念,我蹭地停了下来,停得太突然,陈修文没有来得及刹住,直直撞到我背上又弹了回去。“哎哟你给个信号再刹车会死啊?”陈修文被撞得一阵咳嗽。那时我脸上一定升腾起一股阴险的笑容,我说:“陈修文啊,你把你的蛇杀了我就原谅你。”“坏蛋!”他把他的蛇护到胸口上,那条蛇还算是乖巧,一动不动地环在他手上,像一只墨绿的镯子,但我看着却感到一阵恶心。“坏蛋!”他骂我,“你为什么对小动物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你听说过有人会亲手杀掉自己孙子的么?““神经病!”我难以掩饰内心对他的嫌弃。“你不要妄想动我孙子一根毫毛。”他满脸宠溺和那家伙来了一个“蛇吻”,我差点就吐了出来。反正那天我没有原谅陈修文,是的,我一气之下把他给解雇了,数学院才子那么多,想找一个人格稍微健全一点而且不养奇奇怪怪宠物的人还不容易么?但是陈修文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风骨,接下来的几天里,不管在哪里遇见我,都像复读机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道歉,我也是想不通,学校那么大,为什么总是能看到他。“薛雨楠,我错了。”放学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跟在后面喊。“薛雨楠,我错了。”下课的时候他跟在后面喊。“薛雨楠,我错了。”就连身边的同学,也总是这样来笑话我,其中情节最严重的就是薛如玉那厮。这直接导致那几天里,我一看到他就想挖个洞钻进去,但是陈修文脸皮很厚,有时候老远看到我,也不管我在干嘛,站在那里就喊:“薛雨楠,我错了。”后来我实在没法忍了,有一天问了他的教室,放学的时候就到教室门口等他,他和一帮狐朋狗友勾肩搭背地走出来,看到我就乐了:“你原谅我啦?”我说:“你跟我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没有理会他那群朋友们起哄般的笑声。走到那条满是枫叶的道路上,他还在问:“薛雨楠你是不是原谅我啦?”我突然就有点想笑,他这个人,对有些东西还真是固执得紧,比如他怎么也不肯伤害他的蛇,比如他怎么也要向我道歉。我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别再跟着我了,你不害臊我都害臊。”“我说薛雨楠“他有些不高兴了,”你干嘛那么小气啊?你在生气什么,生气被我的蛇吓到,还是生气我对蛇比对你好?”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当时脸就有点红,但还是嘴硬地反问他:“我看你也不缺钱啊陈修文,好,你闲不住,你非要帮人补习的话,重新找个人就是了,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我做事可是从来不会半途而废的。”“算了,那你跟吧”我说,“就当免费请个保镖了。”说实话,那时候我本已经不大生气了,毕竟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只是这怒火发都发了,没个台阶还真下不来,所以还是死要面子,没给陈修文那厮好脸色看。那天中午回宿舍,就看到薛如玉眉飞色舞地堵在我宿舍门口,“你看你看我找到什么?”她举着一张破纸冲将到我面前。我才知道易川的店这几天正在招聘兼职,而我面前这个春心萌动的姑娘,早已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自然是得陪她去面试的,其实我不大想去,我害怕在那里看见陈修文,没想到看见的却是我的室友林娇,林娇面带微笑地坐在钢琴面前,两只手熟练而灵巧地弹奏,她的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些微羞涩,她仿佛沉浸在音乐里,身子随着旋律前后晃动。易川就站在旁边,两臂交叉抱于胸前,静静地看着她弹,很沉醉的样子,也许是嫉妒心作怪的缘故,我们一致觉得林娇弹得很难听。后来我们两个也走进去,站在易川的后面,他并没有发现,林娇看到了我们,眉眼间的骄傲尽现,我清晰地听到薛如玉心中的嗤之以鼻。薛如玉从来不是一个刻薄的人,当时的嗤之以鼻也许是针对她自己,她不会弹钢琴,她心中一定在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学钢琴。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易川终于看见我们,他眼神扫过来的那一刻,薛如玉握着我的那只手明显攥得死死的,我他娘差点没叫出声来,只见薛如玉强装镇静地对着易川浅浅一笑,我心说真是装丫挺的,其实那厮心里不知道有多紧张。她一开口就破功了:“我来,面试,请问你们,是招兼职么?”易川也没多大反应,淡淡地道了一声“哦”,挥手叫来一个店员说:“她会面试你的。”然后,然后就接着抱手听林娇弹琴了。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吧,看到薛如玉有些尴尬地跟着店员进了里屋,我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易川——你丫态度就不能好点吗?如玉走后我百无聊赖地东看看西看看,这期间易川接了一个电话,跟林娇说了几句什么就走了,林娇冲着他甜腻地一笑,看来他们该是很熟悉的,易川走后她才终于站起身来,走到我旁边搭话:“雨楠,你来这里干什么?”“嘿嘿”我干笑了两声,“我就来,随便看看。”我们那时住的是两人间,林娇是我唯一的室友,但我一直不大爱搭理这个人,虽说同在一个宿舍,我俩的关系只能说不好不坏吧,这并非我刻薄,实在是这个人,身上总有一股子矫情又做作的气质,搁哪都像是有几百台摄像机同时在拍她似的,随时叫人崩溃,如玉管那叫挠首弄姿,而我管那叫表演型人格障碍。不过林娇这个人很热情,她很亲昵地走过来站在我们面前,神色忧伤地说:“雨楠,怎么办?易川哥哥最近从国外运过来几架全球限量版的钢琴,我爸要送给我作生日礼物,虽然家里已经有了,但这几架真的是让人爱不释手呢,试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该选哪个,你说怎么办呀,我真是烦恼死了。”我装作认真地研究了一番,这敲敲那摸摸,然后吊儿郎当地回答她:“我看都挺好的,你全买了吧,回家换着弹。”她听了我的玩笑,笑得跟什么似的:“雨楠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对了,你对钢琴也有研究么?什么时候可以讨论讨论,我可是算半个专家呢,哎你过钢琴几级了?”听她说话真是胃疼,我也只能笑道:“装装样子而已,我这哆来咪还识不全呢。”林娇看上去心情很好,接着我的话道:“那你可以让易川哥哥教你啊,我当年可是易川哥哥的关门弟子呢。”说话的时候薛如玉已经面试出来了,听到林娇一口一个易川哥哥,估计往她脸上吐吐沫的心都有,我唯恐天下不乱地脑补了一下这个场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实早就听不下去林娇的啰哩吧嗦,我看见薛如玉出来,忙上去问:“怎么样?”如玉笑笑说:“哪有那么快,说是等通知,我们先回去吧。”我早就想走了,没曾想一只脚才踏出店门,就听到陈修文那贱兮兮的声音“薛雨楠你不生气啦?”“做梦。”我没回头,继续往外走,一边用余光瞥见如玉与林娇都站在那里笑,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那你干嘛来找我?”他恬着脸跟在我屁股后面。“天地良心,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就是……”话还没说完,却觉得被人钳住了肩膀,当然是陈修文那厮,他漫不经心地对如玉跟林娇说:“我还有点事跟你们朋友商量,不用等她,放心我会把她安全护送回寝室的。”“凭什么,你凭……”他钳着我的劲道很大,我根本走不出去,最要命的是,我的那个狐朋狗友,已然心领神会地溜了,还一把拽走林娇。交友不慎啊,薛雨楠,我对自己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0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