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江言笙穆连臣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05 19:01:09 41 0 | 文章出自:未知 免费最新章节江言笙穆连臣阅读

作者是金小卷全新小说《腹黑顾少求复婚》强势来袭!你想看的小说腹黑顾少求复婚在这里即可阅读:安小姐可千万要站好了。江言笙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扶住了安雅婧纤细的胳膊,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下暗劲儿拧了一把。

推荐指数:★★★★★
腹黑顾少求复婚》在线阅读

《腹黑顾少求复婚》精选:
江言笙展颜一笑,她把耳边的碎发撩起来,垂下眼眸,晃了晃手上的合同。“怎么会是不请自来呢?”“我和穆总是来谈公事的,安小姐既然想要玩就到那群人里去,我想就算你们二人已经订婚了,穆总的公事安小姐应该不需要事事都过目吧?”“啊,我是忘了!”安雅婧被江言笙几句话气的脸上的妆都歪了,“言笙是景江海宴的‘大小姐啊’,听说跟谁玩都吃得开,是我唐突了。”“不知道今天来的几位有多少是和这位‘大小姐’玩过的?”她有些骄纵的朝着后面围聚着喝酒的人问道,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安雅婧嗤笑一声,“昨晚上江小姐的风流事可是整个景城都知道了!也不知道是和哪个男人混了,现在外面娱记都等着一手消息呢!”她装作不小心的高跟鞋上来几步,踩了江言笙一脚,身子再飞快的一扭,人险险的快要摔倒。要不是有个桌子挡着,估计她这小小计谋还不能得逞。脚背上给踩的一阵一阵疼,江言笙倒吸了口凉气,终于体会到昨晚上给她踩了好几脚就疼的吱哇乱叫的人心情了。还真别说,小细高跟踩人就跟针扎的一样。江言笙几乎要给这个女人的小伎俩气笑了,这是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别人演一遍怎么“被”推倒的吗?她觉得好笑,怎么自己像天生就带了吸小白莲的气场,一个个在身边盛开的争先恐后。以前给害过几次,现在可绝对是长了教训的。“安小姐可千万要站好了。”江言笙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扶住了安雅婧纤细的胳膊,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下暗劲儿拧了一把。“没想到景江海宴的地也不平,我看安小姐以后出门还是别穿高跟鞋了,这么点儿大的地方都差点摔一跤,我真是看了都替你操心!”“江言笙你这个贱人—— ”安雅婧给掐的声音都变了调,一只温热的手指抵在她鲜红色的唇口,带着不容置喙的霸道把她的话堵了回去。“哎,安小姐。我扶你一把,你反而骂我,这不太地道吧?”江言笙眼睛的笑意没有到底,寒意却到了底。她松开握住的手,轻声安慰道:“我倒是忘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大小姐的绰号,安小姐却知道的一清二楚,想来是经常来景江海宴这种地方。来这儿玩的人肯定平时嘴里不干不净,没脸没皮的。”“安小姐可千万不要跟着学坏了。”她说着这话的同时,眼神冰冷无比的扫视了一圈屋子里坐着的人,刚才还有大胆妄为黏在她身上的视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江言笙手一松,安雅婧一个踉跄差点坐在地上,刚才这个女人说的话就像是一盆迎头冷水浇在她的身上。安雅婧下意识的看向坐在不远处的穆连臣,发现穆连臣不仅没有想要上来帮忙的意思,看着她的眸色还格外的冰冷凉薄。她心里一个哆嗦,身体娇弱颤抖的飞奔进了穆连臣的怀里。察觉到穆连臣动都没动,虽然没有配合的意思,但是也没有抗拒她,安雅婧才稍稍放下了点心。她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只手攀上了穆连臣的胳膊,大声的朝着江言笙叫嚷。“言笙,你真的过分了!我好心好意和你说话,你却处处针对我,连臣啊,你看看她,咱们好歹都是同学一场,怎么在外人面前叫我落了面子呢?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变成这幅尖酸刻薄的样子!”江言笙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安小姐,你是活在梦里吗?人都是会变的。”而且,变的最快的难道不是安雅婧自己吗?难怪安雅婧要过来和她当闺蜜,难怪安雅婧总是这么关心她当时的男朋友,难怪当初自己明明头一天还和安雅婧玩的很好,第二天就看见自己的闺蜜和男朋友上床了!原来都是为了安雅婧这点令人发指的善心!这种假惺惺的作态她江言笙一丁点儿都不需要!见惯了电视剧里的套路无数,没想到这些东西有朝一日竟然会原原本本的撞在她的头上,她这辈子是何其有幸才碰上了这一对男女!江言笙几步走到她面前,微微前倾,睨了一眼,“安小姐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不是吵架打架样样都会吗?怎么现在这么脆弱,路都站不稳还要跑到未婚夫的怀里呆着?是不是……”她的眼神打了个转放在了安雅婧的小腹上。“怀了?”安雅婧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她眼眶充血,一个哆嗦坐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头都快要戳上江言笙的脸,“你胡说八道!我才刚刚和连臣订婚,怎么可能……”江言笙意味深长的笑笑,“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因为安小姐怀了孩子穆总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定下来,原来是情比金坚啊!毕竟穆总女人缘这么好,光是大学时候好着的都有十七八个呢,我当时给你赶走了那么多,穆太太是不是该感谢我?哦不对,只是订婚,你先还不是穆太太。”“我感谢你他妈……”安雅婧身体都给气的微微发抖。订婚这么长时间却一直没有婚礼,穆连臣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这些都是她这些日子每天心惊胆战的想着的。她唯一能够得意的,就是当初自己和穆连臣联手打压过的江言笙。但是现在江言笙似乎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明明……明明以前这个女人只会梗着脖子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她诬陷了也不会辩解,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伶牙俐齿!江言笙浅笑着一挑眉毛,安雅婧到了嘴边的脏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她只瞪着一双让人心惊的大眼睛,控诉般的看着江言笙。“雅婧。”一直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的穆连臣突然冷冷的开口,他斯文优雅的从桌上拿了杯酒放在安雅婧的手心里。“你醉了,去那边坐着吧。”“我没……”“我和江小姐有事要谈,等会儿走的时候带你回去。”他说着还带着点微笑的往安雅婧身上披了件衣服,不紧不慢的拍了安雅婧一下。安雅婧本来还蠢蠢欲动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穆连臣开口,她不得不委委屈屈的紧了紧衣服往不远处玩的嗨的人群里走去。江言笙皱了皱眉头,目光阴冷。她是不知道穆连臣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刚才她把安雅婧堵的话都说不出来这人都不出来帮忙,现在安雅婧没台阶下了,才堪堪出来做个好人。这是给她踩着狐狸尾巴,跳脚了?就算心里把穆连臣按着骂了千百遍,名字都快捅烂了,江言笙面上还是十足的优雅。“真是难为穆总还记得我们的公事。”穆连臣薄唇轻抿,浅笑着往江言笙面前推了一杯酒,和刚才给安雅婧的那杯不一样,这杯光是看颜色就知道烈的不止一点半点。敲了敲桌上的合同,他的下巴轻抬一下。“喝完谈。”江言笙闭着眼睛猛灌下去。……半个小时之后,她胳膊颤抖的撑着洗漱池吐的撕心裂肺,嘴里一片苦涩,她擦擦嘴。别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果然穆连臣这个人,只要想整一个人,就算一句话都不说也能做到。半个小时之内,她嘴都喝麻了,穆连臣那边的酒就像无穷无尽一样。拿酒杯时候一不小心碰到穆连臣的那只手。她洗了两遍。除了精神上的厌恶,还有生理上的翻江倒海。江言笙捂着胃蹲下来才好受一点儿,视线内却突然出现一张纸巾,有些耳熟的磁性男声刺激的她脑内一片震颤。“喝多了?”一双纯手工定制的皮鞋和笔直的西装裤入眼。脸上的苍白虚弱一瞬间收拾妥当,江言笙咬着牙根恨恨的站起来。把脸边上的纸巾推开,笑意盈盈的转头,看见男人熟悉的脸,她竟然恍惚有一种意料之中的错觉。竟然是这个男人?用过就丢的一夜对象现在反而阴魂不散起来。“来景江海宴谁不喝酒?”“不过我酒量好,从来没喝多过,就不劳先生费心了。”男人站定,靠在门边。和之前坦诚相见的场景不同,这回他深邃的五官带了点疏离和冷漠,这点冷意在他勾唇轻笑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这么难看,上厕所没带纸?”“……”江言笙嘴角抽了抽,看着男人好看眉眼之中真切的关怀,她敲了敲门板,“你也知道这里是女厕所,信不信我喊人抓变态?”男人笑笑,“不信。”“之前还说喜欢我这款,现在是打算不认账了?”她一把扯过男人服帖的领带,舔了下唇,“谁说不认账?你倒是挺有种,一直跟着我到这里来,叫什么名字?”男人漆黑的眼睛离她很近,看的人背后一凉。“你要是喜欢,就叫我阿然。”他的手指像是带了火星子,在江言笙的掌心划了个字出来。偏偏这个然字没有火字旁。听起来不像什么少爷公子,倒像是个小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1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