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风月凉薄爱厚重小说(全章节)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08 22:00:00 42 0 | 文章出自:未知 凉薄爱厚重小说章节风月

这里为网友提供《风月凉薄爱厚重小说章节,以及苏可薇简墨尧《风月凉薄爱厚重》结局,文笔非凡,不容错过。但简君安自理能力很强,五岁的孩子,不仅能自己穿衣服、穿鞋子,自己吃饭、喝水,还能看一些很复杂的书,逻辑能力和智商也是很高的。

推荐指数:★★★★★
风月凉薄爱厚重》在线阅读

《风月凉薄爱厚重》精选:
上了车后,我歪头看了简墨尧一眼,淡淡开口道:“简先生,刚刚谢谢你。”
他笑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好看的薄唇抿出似笑非笑的弧度,“我不是慈善家,刚刚的十万,从你工资里扣。”
什么?
我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简墨尧,“那我得在你家当多久的保姆?”
“一年吧。”简墨尧抬眸看向我,忽然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修长的手指落在我的脖颈上,暧昧一笑道,“不过,你要给我提供特殊服务的话,我也可以考虑给你涨工资,毕竟那天晚上,你把我伺候得很舒服。”
提到那天晚上,我顿时羞红了脸。
他却搂住我的手,将我整个人都抵在后座上,大手毫不客气的落在我的大腿上,冷笑道:“一次五万,怎么样?”
“滚!”我气得大吼一声,挣扎着要推开他。
他却大力的囚禁着我,顺着我的大腿内侧缓缓往下,徐徐的动作,像在故意折磨着我的神经。
彼此间的距离被很近,我甚至能听见他浓重的呼吸和清晰可闻的心跳声。
独属于男人的海洋味香水侵袭着我的全身,我别过头,感觉很不自在。
“怎么?害羞了?”他勾唇笑笑,薄唇贴近我,“那天晚上,你明明很热情奔放。”
说着,他的唇,便缓缓落到了我的唇上。
一瞬间,我感觉脸红心跳,紧张不已。
可下一秒,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简墨尧的动作。
他歪头看了一眼手机,松开我,面无表情的接起了电话,“喂。”
“简先生,不好啊,安安发烧了。”电话里却传来了李婶焦急的声音。
“什么?”简墨尧脸一阴,压低嗓音道,“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照顾好安安吗?”
“安安是突然发烧的,我已经让司机送他去医院了,请简先生放心。”李婶连忙回答道。
“嗯,照顾好安安,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简墨尧便急匆匆的往医院里赶。
也许是太着急了,简墨尧居然没有顾及我在车上,带着我,直接来到了医院里。
简君安躺在儿童病床上,头发乱糟糟的,小脸很红,眼睛紧闭着,看起来很痛苦。
我不敢靠近,只能站在病房门口。
简墨尧看起来很心疼简君安,眉头紧皱的摸了摸他的额头,便让李婶出门给他买东西了。
过了几分钟,他也被护士喊走了。
我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听见病房里的简君安喃喃的念叨着什么。
我怔了怔,走进了病房里。
只见简君安嘴巴很干,看样子是口渴了。
我便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倒了些温水,放到简君安的嘴边,耐心的喂给他喝。
喝完水后,他才安静了一些。
我松了口气,将杯子放回桌子上,下一秒,简君安忽然伸出软绵绵的小手紧握住我的手,满脸痛苦的嘀囔道:“妈妈,妈妈,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我微微一怔,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情况?
简君安的妈妈是谁?我住进简墨尧家那么久了,好像从来没听保姆们提起过他妈妈……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简君安噩梦缠身,满头虚汗的喊着“妈妈”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很难过很心疼他。
也许是母爱泛滥,我轻叹了口气,伸手将简君安搂在怀里,柔声道:“安安乖,妈妈在,妈妈不会离开你的……”
听到我的声音,简君安居然安静了下来,整个人都靠在我的怀里,聋拉着小脑袋,睡得很甜美。
我看着他那张缩小版的俊脸,轻轻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而此刻,简墨尧回来了。
他阴沉着一张脸站在病房门口,看见我抱着简君安的模样,他深如古井的眼眸瞬息万变。
他的眼眸太过于深邃,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他居然没把我从简君安身边赶走,还特许我照顾简君安到出院。
……
第二天,简君安的烧退了,精神也好了不少。
我给简君安端来了医院的营养早餐,笑眯眯的开口道:“安安,我喂你吃早餐吧。”
“不需要。”简君安指了指桌子,奶声奶气的发号施令,“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我自己能吃。”
这模样,和简墨尧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无奈的笑笑,将早餐放了下来。
但简君安自理能力很强,五岁的孩子,不仅能自己穿衣服、穿鞋子,自己吃饭、喝水,还能看一些很复杂的书,逻辑能力和智商也是很高的。
这不,他瞥了我一眼,皱眉道:“阿姨,听说昨晚是你照顾我的?”
“嗯。”我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就来照顾我吧,李婶年纪大了,一个人照顾我太累了。”简君安说。
我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居然这么能体谅人。
但想到简墨尧,我还是无奈的笑笑道:“你这么可爱,我也很想照顾你,但你爸爸似乎不太喜欢我接近你。”
“我爹地那边,我会想办法的。”简君安傲娇道。
“安安,看来你很喜欢苏小姐啊。”就在这时,李婶拎着水果走了进来,笑笑道。
简君安转动着黑黝黝的大眼睛打量了我一番,点点头道:“嗯,她和爹地身边那些花里胡哨的女人不一样。”
李婶被简君安逗笑了,便看着我说道:“苏小姐,你真厉害,才来几天,就能捕获安安的心,要知道,在你之前,安安赶走了十几个保姆和想往简先生身上贴的女人了。”
“是吗?”我尴尬的笑笑,凑到李婶面前,压低嗓音道,“李婶,我能冒昧的问一句,安安的妈妈去哪里了吗?”
听到我的话,李婶怔了怔,脸色变得很难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2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