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捡漏大师杨廷赵曦_捡漏大师全文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0 20:00:08 49 0 | 文章出自:未知 全文大师捡漏赵曦阅读

捡漏大师》是作者两杯毒酒创作的都市热血爽文,主角杨廷赵曦,全文讲述了走出百宝阁后,杨廷心中还是不由得有些凄苦,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竟然是个如此拜金的绿茶婊,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还算晴朗的天气忽是变得乌黑了起来,暴雨在三两秒内就是降了下来,伴随着的还有雷鸣电闪。杨廷见状,刚准备找个地方躲雨的时候,一道巨大骇人的闪电好似将整个天空都给破开般猛然闪过,将整个天空都是照亮。下个瞬间,杨廷忽是双眼一黑,继而双目前就是浮现出了电流组成的网状光膜,一闪一闪,接着一股信息猛然冲入了他的脑海当中!细细看了看脑海中的信息,杨廷面上立刻浮现出狂喜和些许疑惑之色,不由喃喃自语:“鉴宝之瞳?”

捡漏大师精彩章节试读

朱士福愣住了,以往他倚老卖老的时候,大多数都还是比较顾忌他毕竟在江城古玩界混迹了些年头,还是有些人脉的缘故,没人敢反驳他。
这突然碰上了杨廷丝毫不给面子,却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小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老子吃过的饭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你敢这么和我说话!”反应过来后,朱士福是直接暴怒,指着杨廷说道。
杨廷呵呵一笑,言道:“看来你这些吃的饭都白吃了,这对白瓷可不是赝品。”
“可笑可笑!老子捡漏的时候,你爹妈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老子说是赝品那就是赝品!”朱士福面目狰狞,怒声说道。
这话,却是把杨廷给彻底激怒了,眸光微闪,冷声说道:“既然你觉得这对白瓷是赝品,那你敢和我打赌吗?”
朱士福闻言,哈哈大笑,脸上满是轻蔑不屑的看着杨廷说道:“就凭你还敢和我打赌?小辈,你那点鉴定功力,在我眼中就是不值一提。”
这个朱士福确实是如同钱林所说,本事不大,傲气倒是不小,对自己的鉴定功力是极为的自得。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敢不敢赌?”杨廷心中自有算计,冷声回应。
朱士福冷哼:“赌,怎么不赌,我还怕了你个小辈不成!你想怎么赌?”
见着朱士福答应了下来,杨廷嘴角诡异的笑了笑,说道:“就赌这对白瓷是不是真品,如果不是真品,我给你十万,要是真品,你给我十万!”
“哈哈哈哈!”朱士福听完杨廷的话,却是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辈,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那对白瓷怎么可能真品,你这是送钱给我,不过我怀疑你这个小辈拿得出十万来吗?”朱士福对自己鉴定本事自得至极,他自己看过那对白瓷,认定了不可能是真品。
杨廷嘴角扬起,言道:“放心,要是我输了,立刻给钱。”
“好!不过十万太少了,要赌就赌二十万。”朱士福眼中满是讥讽笑意的看着杨廷,还是那句话他认定那对白瓷是赝品,既然要赌肯定是钱越多越好。
至于输?朱士福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杨廷这个小辈。
“没问题。”杨廷笑得比朱士福更开心,想不到今天除了捡个大漏外,还能白赚个二十万。
顿了下,杨廷又是说道:“那就找一个你我都能服气的人来鉴定鉴定我这对白瓷碗,看看到底是不是赝品。”
朱士福自然也没意见,他是满心欢喜的等着杨廷输给自己二十万呢,而后开口说道:“这样吧,就找孙大师如何?”
“可以。”杨廷闻言,没有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孙大师,全名孙景,乃是江城古玩界鉴定第一人,在全国古玩界那都是有名的人物,所以才被称之为大师,找他来帮忙鉴定,两个人都放心也都能服气。
这孙大师在博古街也同样有店铺,还是博古街最有名气也是最大的店铺,其本人也经常在店铺里坐镇着,二人定好下午三点在孙大师店铺见个输赢。
随后,杨廷就是直接带着一对北山定窑精品白瓷回往了博古街。
聚宝楼内,今天的生意显然一般,钱林正百无聊赖呢,见着杨廷回来了,便是问着:“小杨,怎么样,有没有到手什么东西?”
问这话的时候,钱林脸上带着些笑意,他心中觉得杨廷是不可能捡漏的。
杨廷笑了笑,将手中的拿着保护盒放在钱林面前的茶桌上,说道:“钱叔,您瞧瞧就知道了。”
见着杨廷还真收了东西,钱林边打开保护盒,边是开口问道:“花了多少钱?”
“不多,一对四千。”杨廷笑呵呵的回应了句。
钱林点了点头,说道:“还行,四千学费也不算太贵。”
学费?杨廷听明白了,看来钱叔是认为自己买这对的白瓷肯定是不是真品啊。
这个时候,钱林也拿了一个白瓷在手中,还没细看就是说道:“看起来倒是像那么回事儿,不过就算是真品,这白瓷碗也就是个民用粗器,值不了四千块嘛,所以啊小杨,这古玩捡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呢天赋不错,不可好高…………”
原本钱林还想着好好给杨廷说道说道,让他吸取教训的,可这话说着说着,声音是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是不说了,反而是神情凝重中又带着惊诧的认真瞧了手中的白瓷来。
最后,钱林还郑重其事的拿出放大镜来仔仔细细的看了那白瓷碗良久,继而满脸难以置信,甚至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小杨啊,你,你这运气可真是没话说了啊。”
杨廷心中明了,但面上还是装出了惊喜神色:“钱叔,你的意思是?”
钱林很是惊叹的点头说道:“我原以为你这白瓷碗就算是真品,多半也就是个民用粗器,但仔细瞧了瞧,你这白瓷碗应该是南北宋时期的定窑白瓷啊!”
宋代的时候,还没有年号款识,所以那怕是钱林也只能看出个大概的时期,不可能像鉴宝之瞳鉴定那门具体。
“这定窑白瓷现如今的存世量可不多,在收藏界热度可不小,你小子还,还真又捡漏了,这运气可比我当年好多了。”钱林颇为感慨,同时还有些尴尬,他刚才还是说杨廷是交了学费呢。
“嘿嘿,钱叔,那还有一个呢。”杨廷笑了笑,提醒了钱林一句。
钱林楞了下,眼中迸发出了更大的惊诧,连忙小心放下手中的白瓷,拿起保护盒中另外一个看了起来。
不久,钱林都是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说道:“小杨,别的不说啊,你钱叔我真是服气了,这一对南北宋定窑白瓷你都能收到。”
钱林自然也明白物件凑成一对的意义所在,所以反应比刚才还要大上不少。
杨廷自然是装出了惊喜连连,开心得不行的样子说了几句自己也是碰运气之类的话,最后才认真问道:“钱叔,您给估个价?”
“原本这南北宋定窑白瓷虽说少见,但价值也就在七八万左右,但你这凑成一对那可就不同了,我估计至少三十万起,另外最好是拿到拍卖行去拍卖,要是引起竞拍的话,说不定还能赚更多!”
说完,钱林还感叹了句:“小杨啊,你这四千块就至少赚了三十万,是捡了大漏啊。”
闻言,杨廷面上却是笑了笑,开口说道:“钱叔,不止三十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2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