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陆绎袁今夏小说结局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1 01:00:17 50 0 | 文章出自:未知 今夏小说结局陆绎袁

主角是陆绎袁今夏小说已完结了,看呗为您提供《锦衣之下孩子篇》免费全文阅读,想知道陆绎袁今夏最后怎么样一起来看看全文结局吧!陆绎漫不经心地听着王方兴诉苦,看见今夏正半蹲在地上,指甲在地板上轻刮了下,放到鼻端轻嗅。

推荐指数:★★★★★
锦衣之下孩子篇》在线阅读

《锦衣之下孩子篇》精选:
押送生辰纲的这只站船与今夏她们所乘之船要大许多,生辰纲的那批箱子就存放在军士们舱房的下面,且有军士把守门外。据王方兴所说,两个时辰便换一次岗,船舱内外皆有军士守着。“里头的军士莫不成被杀了?”今夏边行边随口问。“那倒没有,他们全都昏倒在地。”“中了迷香?还是蒙汗药?船上负责饮食是谁?还在吗?”她习惯性地连珠问道。答话的旗牌官瞥了她一眼,瞧她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娃儿,生得一派天真浪漫模样,问起话来却是老成得很,当下也不敢怠慢,忙答道:“船上大伙儿的吃食都是一样的,且晚饭后才换得班,之后他们并未吃过别的东西。”有军士在前头引着他们往存放生辰纲的船舱去,今夏行得甚慢,一路东看西瞅,刚弯腰入舱口,便刹住脚步,连着嗅了好几下,笑眯眯道:“大杨,你闻,这迷香真不错,还是韭菜味的。”杨岳也跟着嗅,道:“这船上晚上准吃韭菜炒鸡卵了。”“我说呢,怎么我一闻就饿了呢。”今夏恍然大悟道。“你有不饿的时候吗?”杨岳顺口调侃道,探身到舱内,看见三、四名军士歪歪斜斜地瘫坐在地上,确是一副中了迷香的模样。陆绎随后进来,淡淡地打量仓内,此仓长两丈不到,宽约丈许,仅有一门一窗,与寻常船舱无异。“生辰纲一共有几大箱?”他问王方兴。“共有八箱,不光是金银首饰等等,其中还有字画与丝帛。”王方兴唉声叹气,“临行前仇大将军是再三叮嘱,我也是小心谨慎,这船只运生辰纲,不敢让其他人等上船来,免得人多手杂。可谁想得到这贼人这般狡猾……”陆绎漫不经心地听着王方兴诉苦,看见今夏正半蹲在地上,指甲在地板上轻刮了下,放到鼻端轻嗅。地上随处可见点点滴滴的蜡油!其上脚印纵横!“这么多蜡油?”她自言自语。“哦……这个是……”旗牌官忙解释道,“我因怕字画、丝帛等物受船上的潮气,所以特地用蜡将接口处都密密封上。此事我向参将大人回禀过的。”王方兴闻言点头:“是这么回事,那些字画名贵得很,生了霉斑就不好了。”“看不出你们还是个精细人。”今夏似笑非笑道,也不看他,又从怀中掏出一枚通透小巧的水晶圆片,在火光下细细端详蜡油。杨岳在昏迷的军士前蹲下来,靠近口鼻处闻了闻,嫌恶地皱皱眉头。陆绎执起另一军士的手腕,修长手指搭到军士脉搏之上,仔细把脉。王方兴满面焦灼地在旁望着,忍不住问:“……如何?”直过了半晌,陆绎才放下军士手腕,朝王方兴淡淡道:“性命无忧,再等一、两个时辰,待药效一过便可醒。”“那就好,那就好。”王方兴焦急地握着拳,道,“说不定他们见过贼人,醒了之后能说出线索来。”此时今夏丢了蜡脂碎屑,手持火烛,绕着这间舱室慢慢而行,时而偏头细看舱壁上的划痕,时而低头伸手丈量地板,最后停在窗前,又拿水晶圆片照着窗框细看……王方兴不知道这两名小捕快究竟在搞什么鬼,见他们不紧不慢地晃悠着,又不说有什么线索,心下已经是极不耐烦,若非碍于陆绎的面子,早就将他二人轰将出去。自那夜在新丰桥头,听今夏出言点出算命先生衣着上的破绽,现下又晓得她跟随杨程万,陆绎倒是十分想见识一下父亲口中所说的追踪术,故而不急不躁,慢慢等他二人在室内勘查。所看到的细节越多,今夏目中的疑惑也渐增,与杨岳对视片刻之后,便有些明白之前杨程万所叮嘱的话——“且不可胡乱说话”。只是若案情果真如此,那着实无趣得很,她直起腰暗自撇嘴,想着还是早些回船睡个回笼觉是正经。“两位可是有线索了?”没有漏过她的细微表情,陆绎立时问道。“这个……”今夏先看了眼杨岳,才慢吞吞道,“贼人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我等只怕是无能为力。”杨岳在旁连连点头,看不出是在赞同她的话,还是在赞许她说的好。王方兴摆摆手,一脸早就料到的模样:“这又不是寻常偷鸡摸狗,你等查不出来也不奇怪,行了行了,本来也就不指望你们,下船去吧。”倦倦打了个呵欠,今夏也不打算与他一般见识,拖上杨岳便打算走了,却又听见王方兴还在背后朝陆绎感慨……“其实我知道,现在京城里头的案子几乎都是锦衣卫在办,六扇门不过是虚有其名,养着一帮子闲人,常常案子查不出来又推给你们……”听到此处,今夏刹住脚步,转头看向王方兴道:“我等虽不才,但也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只是我担心说了出来,参将大人也未必拿得住他们。”王方兴完全未将她放在眼中,干笑道:“笑话,我等守卫边关,斩杀胡人,岂有拿不住毛贼的道理。你这小捕快不必说这些唬人的话,究竟有何线索倒是说说。”“你这些箱子是黑漆樟木箱,长两尺八,宽一尺六,高两尺一,没错吧?”今夏微挑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王方兴连同手下旗牌官一下子愣住。“你,你见过这些箱子?”“不过是循痕推测而已,地上这么多蜡油的痕迹,想装着不知道都难。”今夏接着道,“我方才说参将大人未必拿得住他们,是因为这伙贼人人数众多,有恃无恐,十分嚣张,压根未把王方兴一众军士放在眼中。”“何以见得?”陆绎盯着她追问道。今夏指指舱壁上好几处划痕:“墙都划成这样,搬箱子时的动静可想而知,闹这么大动静,只能说明这帮贼人有恃无恐。”“你怎么知道这些划痕是贼人所划,说不定是军士们搬箱子进来时划到的。”今夏将手中的水晶圆片递过去,示意他自己看,然后道:“方向不一样,刮出来的痕迹也不同,你仔细看划痕细微处。”水晶圆片接在手中,尚带着些许她的手温,光滑润泽,陆绎低头看去,水晶精致小巧,中凹边凸,隔着水晶片望去,可将物体放大数倍。划痕细微处,木屑卷边,方向果然与她所比划的一样是朝上,自然是将箱子抬起时划到的。杨岳重重地咳嗽几声,示意今夏不可再说下去,他才方道:“虽然能看出些许线索,但此案复杂,我等只是一应小捕快,经验尚浅,只知是一伙江洋大盗所为,人数应在四至六人之间,作案手法娴熟,显然是惯犯,此刻只怕已经顺水而下,远在几里之外,追踪不易。”今夏斜眼睇他,总算勉强忍住不说话。王方兴呆呆听了半日,直至此时方才插得上口,连连点头道:“这河道分支甚多,若贼人已经顺水而下,如何追踪得到?王某身受大将军厚恩,如今生辰纲被劫,贼人无踪,实在无颜回去见大将军。”丝毫没有照顾王方兴情绪的认知,今夏戏谑道:“王大人千万想开些,莫做轻生之举,否则岂不可惜了眼下这套富贵……”“你……这是何意?”王方兴猛地盯住今夏,目光中有着明显的怒意。“她的意思是说,王大人能在仇大将军麾下做事,这套富贵不易,我等着实羡慕得很,羡慕得很。”杨岳抢在今夏开口前打圆场,朝王方兴拱手道:“我等不才,无法帮上忙,还请大人见谅。”言下之意便是打算告辞了。对于他们,王方兴似乎也已用尽耐心,颇不满地打了个请便的手势,眼见着今夏与杨岳出了舱室,才朝陆绎干笑道:“你瞧瞧,这些六扇门的人,要么推脱双目有疾,要么就只会说得天花乱坠,半点事情也做不来。”陆绎轻咳两声,也朝王方兴拱手告辞道:“大人也不必过忧,待军士醒后,也许尚有转机也不一定。”王方兴只作愁眉苦脸状,还礼后请旗牌官将陆绎送下了船。复回到站船上,天蒙蒙泛着鱼肚白,河面晨雾蒙蒙,寒意沁人。“哼!小爷放他一马,他倒当我们是吃素的!”今夏在寒气中缩着脖子恼怒道,“不识抬举!”杨岳回首望了眼王方兴的站船,才朝她道:“爹爹再三交代莫要胡说,你方才说些什么?幸好我把话兜回来,否则又是麻烦。”“就是看不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德行,”今夏不满道,“别的都不提,无端地搅了我的好觉,闹得鸡犬不宁,不过是为了拖这一船人为他做个见证罢了。”杨岳岂能不知王方兴的用意,只是他们身为小小捕快,莫说翻江倒海,便是连个水花儿都溅不起来,遇着官儿,也只能忍气吞声装聋作哑。“夏爷,等您有朝一日高升首辅的时候再逞能行不行……衙门俸禄不多,好歹也是笔银子啊。”杨岳戳戳她额头。“知道了知道了,看在银子的份上,下次我会再忍忍。”今夏没奈何道。两人回到杨程万船舱,将王方兴船上的情况向他复述。“守生辰纲的军士不是中迷香,而是因为喝了蒙汗药而陷入昏迷。”杨岳向爹爹禀报道。今夏也不说废话,直接道:“舱室内所有的脚印都是军士的脚印,根本没有外人进入过——王方兴摆明是想自己吞了生辰纲,贼喊抓贼。”杨程万听罢,并无诧异之色,淡淡道:“那倒未必,我瞧他那副着急的模样,不像装出来的。倒是他身旁的旗牌官有些问题?”“旗牌官……”“你们没有留意过他吗?”“我是觉得他有点怪,留意到他衣袍下摆上有很多蜡油,靴面也有蜡油……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后来看到舱室里的蜡油就明白了。”今夏想着,“好像就没别的了。”“爹爹,你的意思是他偷了生辰纲?可他放哪里?”杨岳问道。“应该还在船上。”杨程万有点不满地看向他们俩,“你们回来之后没有留意过这条船的吃水线吗?这条船,从停靠到现在,吃水线没有变化过。”今夏吐了吐舌头,继而恍然大悟道:“那些蜡油!不是为了防止潮气,而是为了防水,我明白了!他是把箱子放到水下了。他肯定是觉得这批货放眼皮底下才安心。”听出她语气中的跃跃欲试,杨程万警告意味地盯了她一眼:“仇鸾的家事与我们无关,丢了就丢了,不许插手。”“哦……”今夏与杨岳应了,诺诺地退了出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3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