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好文力荐秦魔苏秦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1 05:00:06 45 0 | 文章出自:未知 力荐好文苏秦

为您力荐好文《秦魔》,提供小说秦魔苏秦全文预览,秦魔讲的是小子?你找死吗?几人齐齐叫道,显然,被如此戏耍,他们也怒了。看我把这小子拿下!一人说着,伸手就向苏秦胳膊扭来。

推荐指数:★★★★★
秦魔》在线阅读

《秦魔》精选:
两方顿时剑拔弩张,几个黑衣男齐齐围了过来,面色不善: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带玉霜先走。苏秦微微皱眉,对沈玉霜身后一女道。这女子叫小兰,是沈玉霜的贴身保镖之一。小兰诧异的看了苏秦一眼,没想到苏秦居然会说出这话,顿时有些刮目相看。在她心里,苏秦一直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而已,没想到今天突然换了一个人,在这种关头,还能不顾自己,先让沈玉霜离开。不过,小兰的任务本就是保护沈玉霜的安全,闻言顿时不再犹豫,带着沈玉霜离开。不行,小兰,不能走,赶快保护苏秦!沈玉霜挣扎着不从,却仍被小兰架着离开。几个西装男任由小兰带着沈玉霜离开,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好了,没了外人,不用充英雄了,跟我们走吧。一个年长些的西装男道。苏秦微微一笑:那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小子?你找死吗?几人齐齐叫道,显然,被如此戏耍,他们也怒了。看我把这小子拿下!一人说着,伸手就向苏秦胳膊扭来。苏秦冷笑一声,轻易就握住了他的手腕。怎么可能?西装男几次用力,却抽不回手,握住他手腕的手,就仿佛被铁铸一般。苏秦随手一甩,西装男就仿佛腾云驾雾一般飞出去挂在了墙上,一片骨折声,生死不知,生死不知。怎么可能?另外几人眼睛暴凸,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秦。苏秦也有些诧异,他此刻体内灵气微弱,并没有战胜几人的把握,所以才叫沈玉霜先走。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几个看起来彪悍的西装男这么弱。苏秦有这般想法其实并不奇怪,他身为仙尊,体内力量何等雄厚,在他个观念里一丝微弱的力量,放在地球,却已经是地球最顶尖的武力了,只不过,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醒悟过来,苏秦苦笑,没想到这么微弱的力量,在地球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了。这是内劲他是内劲高手快撤!一人突然醒悟道。瞬间,几个人连滚带爬的跑了。看够了?便出来吧。苏秦对着空处道。小兰目带震惊的走了出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她刚刚将沈玉霜护送到安全的地方,就赶回来试图救苏秦,却没想到正看到这不可置信的一幕。苏苏苏姑爷。小兰半晌才说出话来。我不希望这件事让别人知道,明白吗?苏秦冷声道。小兰顿时小鸡啄米般点头,眼前的苏秦,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让她完全不敢相信。带我去见玉霜。小兰丝毫不敢违背,乖乖的在前带路,心中却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小姐早就知道姑爷这般厉害,才这样死心塌地?不像啊。乖乖,这么年轻的内劲高手,简直太恐怖了!沈玉霜早已焦急的等着,见到苏秦,顿时道:苏秦,你没有受伤吧?见沈玉霜关心,苏秦心里仿佛流过一道暖流,道:没事,多亏小兰救了我。沈玉霜放下心来,道:小兰,多谢你了,这些年你帮了我这么多,这次又救了苏秦,我不会亏待你的。小兰面色不自然的道:哪里,是姑爷福人自有天象。遇到的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嗯?沈玉霜愣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想了想,道:不管这些了,我们赶快回家。医院,樊宏正听完保镖的汇报,面沉似水,道:武功高手又怎样?不就会点拳脚?还会飞檐走壁不成?一个在沈家都抬不起头来的窝囊废赘婿,仗着有点身手,就敢如此欺我?我倒要看看沈家是有多大的底气?说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片刻后,沈家。那个废物怎么又得罪了樊家?沈玉霜的母亲郭玉荣重重的挂了电话,将一个精致的瓷杯摔的粉碎,怒道:他怎么不死了才好?得罪了周家,又得罪了樊家,一个月后的联席会,我们还能剩几票?难道真要看沈家被降格,逐出江北商圈不成?她眼珠转了转,平息了怒气,吩咐左右几人道:跟我来!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个废物进门,我们必须和他撇清关系!不多时,苏秦和沈玉霜两人刚到沈家,便见沈母郭玉荣气势汹汹的带着几人堵在门口。玉霜,你过来,这个人,决不能让他进沈家家门!郭玉荣斩钉截铁道。沈玉霜本就心中忐忑,见这阵仗,更是心中不安,但也只得强撑着:妈,苏秦和樊家只是有点小摩擦,不碍事的。郭玉荣指着苏秦:是这个废物得罪了樊家,不管怎么说,不能让这个废物进门,我们必须和他划清界限。沈玉霜闻言面色为难。一旁,小兰急的仿佛热锅上的蚂蚁,才二十岁的内劲高手啊,这是何等的潜力?姑爷这样的人物,将来必定是可以呼风唤雨,甚至成为化劲宗师的!沈家居然将他往外赶?一个化劲宗师,那代表着什么?偌大一个江北都没有一个化劲宗师!小兰本想说出真相,可是一看苏秦的脸色,想起之前苏秦说的话,只得按捺住解释心思。算了,就当自己不知道罢了。小兰叹了口气,心想说不定姑爷另有打算呢。妈,真的只是小摩擦,没多大事的,明天,明天我就带着他去和樊家道歉。沈玉霜苦苦哀求道。玉霜,你为什么不能清醒点?你是不是沈家的人了?你到底心向着谁?这个废物为我们惹了多少事了?玉霜,马上就要联席投票,现在可是我们沈家生死存亡的大关头呀!郭玉荣急着跳脚,道。可是,可是沈玉霜神色挣扎。没有什么可是,来人,给我把这废物绑了,带去樊家,向樊家主负荆请罪。慢着!小兰叫出声来。她心中大急,这一瞬间,她想了很多。其一,苏秦堂堂内劲高手,低调的隐姓埋名这么多年,身份不想暴露,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其二,苏秦真和沈家起了冲突,让小姐夹在中间如何自处?她毕竟是沈家收养的,在沈家长大。哪能坐视苏秦和沈家起冲突?更何况,苏秦是什么人,那可是内劲的高手!这么年轻的内劲高手,岂能没有长辈师门?真要对上,沈家不一定能讨到好出。必须得缓和他们的关系!想到这,小兰连忙阻止。小兰,你不过一个下人,居然敢来掺合沈家的事了。难道我沈家的人就这么没大没小不知轻重吗?郭玉荣一脸怒色。小兰,不要说话,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方。小兰的好友和搭档,沈玉霜的另一个保镖皱眉道。小兰急得满头汗,却不知如何解释,只得求饶似的看向苏秦,道:姑爷,我陪你去樊家走一趟吧,您不要让小姐一直为难了。苏秦本都想动手了,但听到小兰的话,却是心思一转:如果我现在和沈家撕破脸,那么沈玉霜在其中必然会很伤心。更何况,自己的修为虽然恢复了一些,却仅仅是一丝而已,聚灵阵不成,还必须得低调行事。这个地方颇为神秘,说不定什么地方就潜藏着强大的修真者,若是真引出什么高手,倒是颇为麻烦。想到这里,苏秦向小兰微一点头。小兰顿时一脸激动,没想到他试探着一说,苏秦居然同意了。郭玉荣皱起眉来,恨铁不成钢道:小兰,你是叛变我沈家了吗?我沈家供你吃穿,将你养大,请来名师教你本事,你就这么对我沈家?另一个保镖也道:小兰,你在胡说什么?沈家对我们恩重如山,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废物背叛沈家?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小兰咬着牙,神色挣扎了半晌,对着沈母一个鞠躬:对不起,夫人,我绝没有背叛沈家,我有不得已的苦衷。郭玉荣恨恨道:好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们走吧,从此,你与我们沈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小兰沉默不语。苏秦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沈玉霜也立刻道:妈,我跟着苏秦去樊家道歉,樊老爷子大人大量,一定不会怪罪我们的。不行!郭玉荣想也不想的一口拒绝。笑话,他想让沈玉霜和苏秦划清界限还来不及,怎么会让沈玉霜跟着苏秦去参加呢?送玉霜回去,把他们两人给我绑了,送去樊家赔罪。郭玉荣生怕多出事端,道。两个人上来就要绑苏秦,小兰却一伸手挡住,冷声道:我们自己会走。片刻后,医院。看着走进门来的苏秦和小兰二人,樊宏正看到苏秦,微微冷笑:怎么,自以为了不起?还不是乖乖来了?苏秦顿时有些火大,他一时心软,本不想让沈玉霜为难,存了治病救人,息事宁人的心思,却没想到樊宏正居然还如此出言相讥。他堂堂仙尊,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二话不说,立时转身就走。樊宏正见状一愣,立时喝到:你给我滚回来!苏秦冷声道: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你爷爷的命,只要我能救,是你求着我救人,而不是我求着要给你救人。樊宏正一时语塞,道:说什么大话,你先救好我父亲再说。苏秦冷笑一声:我凭什么救?你樊宏正顿时怒极,道:你一个沈家吃软饭的,居然敢和我如此说话?便是沈家之主来了,也得礼敬我三分!哦,那你请那些礼敬三分的人来救吧。苏秦轻飘飘道,转身出门。就在这时,病床上的老人一声痛苦的咳嗽,嘴角吐出血沫。樊邵云一见,顿时目眦欲裂,道:爷爷!他几步跑到苏秦跟前拦住,道:喂,你真的能救我爷爷吗?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只要我爷爷没事,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苏秦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小兰看了看苏秦,小声道:姑爷,樊老爷子是个好人,仗义之名在江北都是有名的,你救救他吧。苏秦叹了口气,走到樊老床前,伸手在樊老额头一拍,道:老先生片刻就能醒来,我先走了,你们好自为之。什么?樊宏正见状,顿时叫道:你这么一拍,也叫治病?苏秦摇摇头:夏虫不可语冰。樊宏正顿时怒极:你说什么?就在这时,病床上突然传来一声咳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3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