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简安然陆离川小说名字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2 23:00:05 44 0 | 文章出自:未知 名字安然小说陆离

看呗为您提供《头号私宠老公大人狠给力》全文在线阅读,其中有关简安然陆离川的内容精彩非凡期待你的阅读!离川,你别让我失望,你是陆家唯一的接班人,你的任何动态都牵扯着集团的股价,你有能耐在外面养个十个八个,我都不管你,但离婚绝对不是陆家任何一个子孙可以做的。老爷子的脸上带着微怒的神色。

推荐指数:★★★★★
头号私宠老公大人狠给力》在线阅读

《头号私宠老公大人狠给力》精选:
“爷爷,你们有许多话要说吧,我先出去,你们单独聊吧。”安然识趣的退出了房间。安然一离开,陆离川就迫不及待的问:“爷爷,我有话要问你。”“你问。”“我真和她结婚了?”陆离川的眼中透着求知欲。老爷子点头。“为什么?您明知道我是要娶佳琪的!”陆离川一急,语气也急切了很多。他的反应,老爷子已经猜到,所以没将他不恭敬的语气当回事:“过去就过去了吧,以后和安然好好过日子。”陆离川一听,更急,立即说道:“我要离婚。”“不可能。”老爷子想都没想,便立即拒绝。“为什么不能,当初结婚,你们也没征求我的意见。”他的婚姻还不能自己做主?何况,当初爷爷是同意他和许佳琪的婚事的。“我以为你一直明白,你的婚姻永远不能你自己做主。”老爷子的语气也冷了下来,很严肃。身在豪门的婚姻,有几个是自己做主的,哪门婚事不是跟利益息息相关的。“我就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要娶这个女人,她差点害死我,您还让我娶她!”陆离川严重带着愤恨。“先不说当初为什么让安然嫁到陆家,就说我们陆家,从上几辈,一直到你爸这里,就没有一个离婚的。”老爷子沉着的声音透着不容反驳的威严。可偏偏陆离川的性子跟别人不同,没有他不敢惹的人。“以前一男人可以娶几个老婆,当然不离婚。”陆离川气不过的反驳。“离川,你别让我失望,你是陆家唯一的接班人,你的任何动态都牵扯着集团的股价,你有能耐在外面养个十个八个,我都不管你,但离婚绝对不是陆家任何一个子孙可以做的。”老爷子的脸上带着微怒的神色。从陆离川生下来那一刻起,他就把他当作陆家未来接班人在培养,他不允许他这么任性。言下之意,陆家并非只你一个接班人,他可以培养出一个,就可以培养出第二个接班人。如果连集团利益都不不管不顾,就没有资格当集团的接班人。“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对不允许你们离婚。”老爷子话中透着威胁。“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陆离川的脾气再大,在爷爷面前始终不敢放肆。陆离川知道多说无益,爷爷就是陆家的主宰,他的威严在陆家上下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决定至今也没有人能改变。难道,他真的要跟那个女人过一辈子?“安然是个很不错的姑娘,脾气好,工作能力也很优秀,这两年她将亚太地区的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这么有工作能力又肯吃苦的年轻人,现在的豪门二代里很少。何况当年简家把所有的产业都给了陆家,这其中有太多的牵扯,怎么可能说离婚就离婚。陆离川在心里冷哼,那女人脾气好?从他睁开眼睛那一刻就跟他对着干的是谁?沉默了片刻后,陆离川开口问“佳琪怎么样了?”当年爷爷也是很喜欢佳琪的。“佳琪,你昏迷后,跟家人去国外了。”老爷子说完叹了口气。陆离川看向爷爷,想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些他想看到的信息,然而,爷爷的眼神中太平静,什么情绪都没有。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怀疑,他昏迷,佳琪就走了?以为他不会再醒了,所以轻易的就走了?老爷子看陆离川的眼中闪过隐忍的怒意,当下才放心,并嘱咐道:“好好对安然,她这两年也不容易。”陆离川没吭声,她再不容易都是她自找的,没人逼她!经过十天专业的康复治疗,陆离川已经可以下地行走,虽然不像正常人那样健步如飞,但已经可以自由行走。晚饭的时候,老爷子说:“今天让离川下楼吃饭吧,我们一家人很久没一起吃顿饭了。”“还不是被扫把星害的。”刘美华在旁边怒哼,用力剜了一眼‘罪魁祸首’。老爷子冷眼扫了过去,刘美华马上闭嘴,她真是想不通爸为什么那么护着简安然,她可是罪魁祸首啊!简安然当作没听到一般,不温不火的说:“我上楼去叫他下来。”安然走在楼梯上,还能听到刘美华的声音,其中一句她听的最清楚:“离川也醒了,让它们离婚算了,佳琪可是一直等着她呢。”“闭嘴!以后不许在离川面前提佳琪。你这妈是怎么当的,盼着儿子离婚。以后别让我在陆家听到离婚两个字,要不然你先给我扫地出门。”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语气严厉至极,一双满是皱纹的眼睛也是凌厉无比。刘美华张张嘴,看了眼旁边的丈夫,见丈夫没有帮她说话的意思,虽然心里不服气,嘴上也只能应承:“是,我知道了爸。”安然在心下叹气,怪不得这些天都没听到陆离川说离婚的事,原来是爷爷不允许。“爷爷叫你下去一起吃饭。”安然推门进去,就看到陆离川在地上走来走去。他康复的这么快,跟他的积极配合也脱不了关系,最开始复健的时候他行走很吃力,很多次跌倒,他都咬牙硬撑着站起来继续走。他是个不服输的男人。陆离川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过去,发现简安然的表情似乎有些无精打采,取笑道:“又被我妈骂了?”“没有。”简安然发现他最近几天以取笑她为乐,好像看到她不高兴,他就很高兴似的。“陆离川。”这是简安然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他,陆离川挑挑眉,仿佛在等她继续说下去。“你,跟爷爷提离婚的事了吗?”虽然已经猜到,但她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的想法。听到问题,陆离川的表情变得略微凝重:“陆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想离婚,没那么容易。”一开始他气昏了头,将问题想的太简单,离婚在普通家庭可能是很随意的事,但在陆家,目前为止还真没有一个离婚的案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3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