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将军夫人要跳墙最新章节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7 10:00:24 44 0 | 文章出自:未知 夫人将军最新章节跳墙

主人公是关静萱方谨言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的小说,小说书名是《将军夫人跳墙》,这里提供将军夫人要跳墙免费完整章阅读。只记得她们身上的刺鼻气味,和扭捏做作的声音。周围的人寻欢作乐,他只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推荐指数:★★★★★
将军夫人要跳墙》在线阅读

《将军夫人要跳墙》精选:
默语指了个方向,方谨言顺着一看,时候虽然还早,却已经有稀稀落落的衣着极少的女子站在了各楼之外,对着经过的男子搔首弄姿。方谨言在原地愣了好久,原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他好像确实是很喜欢这些庸脂俗粉的,但不管当初还是现在,他从来都没有记清过她们的样子,只记得她们身上的刺鼻气味,和扭捏做作的声音。周围的人寻欢作乐,他只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见方谨言沉默,默语怕他下不来台迁怒于他,赶紧给他打圆场,“小的都知道,少爷您一定是太高兴了,走顺了路,所以才不小心到这儿来了。”“我高兴?你怎么知道我高兴?”他重活一回的事,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才对,难道他昨晚说梦话被默语听到了?‘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您的嘴角都快要裂到耳根了。我两只眼睛都看得很清楚。’虽然觉得自家少爷是明知故问,但默语还是老实回答,“自然是因为关家大姑娘当众说了愿意嫁给您呀。”那样水灵的姑娘允嫁,要是他,做梦都会笑醒。方谨言看了默语很久,直到看得他觉得后脊背发凉,确定默语确实以为他是因为这件事在高兴,才收回了目光,“事关姑娘家的闺誉,这话可不能乱说。”“少爷,小的哪里乱说啦?当时在场的,多少人都听见了。难道……您耳背?”“听到是听到了,但本少爷不会当真,女子赌气的话,听听也就罢了。”“婚姻大事,哪里是能用来赌气的?”“正因为是婚姻大事,所以才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可是……”打断了默语的话,方谨言指了指自己,“那你看看你家少爷我,有哪一点是比那段家公子强的吗?”“那绝对有啊。您长的,比段公子俊俏。咱们方府,比段府富贵。”然后,默语开始乱转眼珠子,‘嗯嗯嗯嗯’了半天,“啊对了,少爷您还交游广阔呢。”俊俏顶什么用,当年贤王的俊美之名天下皆知,不是也在夺嫡的过程中死了个干净。至于方府的富贵,他本也不该姓方,方家的家财,方老爷可以给他用,也可以尽数收回。交游广阔?一君羊狐朋狗友罢了。有利了则聚在一处吃吃喝喝,没有好处了,跑的比谁都快。方谨言突然有些泄气,仅凭他自己,当真是一无是处。“算了,回府去吧。”突然之间,方谨言对一切都失了兴致,只觉得很累,想好好睡一场。回到府里,路过正堂的时候,正看到一个人端坐的身影,方谨言顿住了脚步。“爹。”方谨言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已经喊出了口,毕竟叫了快二十年,多叫几声也没什么。“您今个儿休息吗?”往常这时候,方老爷应该都还在看各处送来的账本。方老爷生意做的极大,但相应的,他也十分忙碌。每回方谨言见他,方老爷手中必定都捏着厚厚一沓银票。那些都是给他花销的,用完了就给,用不完也给。在那一天之前,他都花的心安理得,谁让这是他爹呢?儿子花爹的银子,那是天经地义的。“回来啦?坐。”方谨言依言坐下。“头上怎么回事?”默语刚想说,方谨言瞪了他一眼,然后答道:“没什么大事,就是不小心磕了一下。”方老爷不说话,盯着方谨言看了许久,“长大了,学会骗爹了。”“是我言语上冒犯了关家大姑娘,她给砸伤的。”“倒是个凶悍不吃亏的。听说,她想嫁进咱们方家?”也不知道谁这么嘴快。方谨言摇了摇头,“她说的是气话,不能当真的。”“爹只问你,她说了,还是没说。”“说是说了,但……”“说了就行。爹想过了,你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成个亲了,也给咱们方家续续香火。这成亲以后啊,那些个花楼,就别去了。爹可不想成天看到你的时候,都是鼻青脸肿的。”听方老爷这么说,方谨言有些震惊,“您同意我成亲?”“为什么不同意?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原来你成天混迹花楼,我还以为你最终会娶个……幸亏,还能有人看得上你。”这姑娘的眼睛,真不是一般的瞎。“关家大姑娘没有看上我,她是……”方谨言还没说完,方老爷已经接了他的话,“她说的是气话是吧?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她既然说了,咱们既然信了,那你们之间的这个婚约就已经相当于是口头约定了。等爹好好准备准备,找个媒人上门提个亲,定个吉利的婚期,直接把人给你娶回来,这事也就坐实了。”等成了亲,也就随便她眼睛瞎不瞎了。方谨言:“.…..”怎么觉得,方老爷有点儿耍无赖的意思呢?方谨言脸上的表情太过直白,方老爷看了直笑,“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该干干脆脆,喜欢,使尽手段也得把人娶回来,不然被别人用轿子抬走了,将来有你后悔的。行了,就这么说定了,爹已经找人去寻媒人了,谢媒礼都封好了,你就洗洗干净,准备做你的新郎官吧。”说着,方老爷又甩出一叠银票,“多置办些新衣裳,原来那些太花哨了,看着眼睛疼,一点儿也不稳重。”方老爷风风火火地走了,只留下了桌上的一叠银票。方谨言眨了眨眼,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他们刚刚究竟都说了些什么,才能让方老爷觉得这婚事能成。好一会儿,方谨言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一直没明说他是喜欢关家大姑娘的。一言不合就能抡石头打人的,就算是一副天仙模样,他也无福消受啊。他当时没吭声,完全是顾忌她的面子,是权宜之计啊!段府之内,大夫给段夫人看诊过后,也给潘小柔顺道看了看。彼时,潘小柔已经重新梳好了发髻,也换了身干净衣裳,除了脸上依旧青紫,眼睛依旧通红之外,再看不出什么狼狈之处。喝了大夫开的调理身体的汤药,潘小柔正准备好好睡一觉,突然就有人闯进了屋子,是几个粗使婆子。潘小柔有些惊恐地看着她们,“你们是谁?怎么门也不敲,就这样贸然闯进来了?还有没有点规矩?”“规矩?你和我们讲规矩?大伙儿听听,她在说咱们没规矩呢。”“咱们是段府的人,有没有规矩,跟她一个外人何干?”“得了,别说那么多,牛车还在外头等着呢,抓紧时间把人送出去了,要是老爷问起的时候咱们还没办妥,那可就糟了。”“老爷?段老爷回府了?”潘小柔皱了皱眉,听段郎说过,段老爷是个重门风的老顽固。几人没有回答潘小柔的话,只直接上了手,按手的按手,抬脚的抬脚,直接就把她从床上弄起来了。“你们要干嘛?你们这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段郎呢?段郎在哪里?他知道你们这么干吗?”“塞住她的嘴,太烦人了。”一人说道,另一个立马就从怀里掏出了汗巾子,直接叠吧叠吧,把潘小柔的嘴给堵上了。潘小柔于是开始使命挣扎。“幸好我有准备。”一人拿出了提前备好的麻绳,绕了几绕,就把潘小柔缠结实了。一人凑近了看了看被绑好的潘小柔,“别说,咱们少爷就是会享受,这个丫头长得倒是挺水灵的,皮肤也好,这胸这腰,该大的大,该细的细,比起楼里的姑娘,也不差什么了。”说着,还顺手捏了潘小柔几把。“管她长得怎么样,少爷肯定也玩腻味了,不然怎么老爷说要给她送出去,少爷一下子就同意了呢?”“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动作麻利点。”听到是段老爷要把她送出去,段瑞年也没有反对的时候,潘小柔停止了挣扎,面如死灰,不该是这样的,她恍惚地想到,不应该是这样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6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