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傅容月魏明玺免费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7 14:00:17 42 0 | 文章出自:未知 免费容月阅读魏明

想要知道傅容月魏明玺有关内容的是什么小说,就来翻阅《重生之异能王妃》这本小说吧,看呗为您提供不一样的精彩。老大跑在前面,他一栽倒,立即就绊倒了紧随其后的老三和老四,老二跑得慢些,正摔在几人身上,顿时又是一阵哭爹喊娘。

推荐指数:★★★★★
重生之异能王妃》在线阅读

《重生之异能王妃》精选:
“哎呀,傅小姐,你这衣衫不整的,怎么了?”傅容月飞快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换上一脸惊讶。她说着这话,扯着展大牛走了出来,略带了几分鄙夷的神色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吃惊不小。只不过,大家吃惊的东西略有不同。 傅夫人和傅容芩是没想到傅容月竟然好生生的站在这里,连根头发丝都没受损。反而是她们,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倒在了这里,让这些粗陋之人好一番羞辱。傅夫人和傅容芩想不明白,明明她们都是看着傅容月被绑走的啊,怎么最后坏了贞洁的人,却成了傅容芩? 而老大一行四人呢,他们更觉得见鬼了一般,尤其是老大,傅容月是他亲手抱出来的,可是最后身下的人却成了傅容芩;展大牛刚刚明明就站在自己旁边,还挥拳揍了自己一顿,怎么眨眼间就从那边走了出来?他们几个都还处在撞鬼的阴影里,这时突然见到月光下傅容月那张布满了青色胎记的脸,受到的惊吓非比寻常!老大等人纷纷发出刺耳的尖叫,顾不得傅夫人和傅容芩,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官道上跑去。说来也巧,此时一阵山风吹过,夏夜山间的冷意变得有些刺骨。这些来自京都的痞子们何曾遇到过这样诡异的天气,一个个更坚定了鬼魂作祟的心理,脚下一软,噗通栽倒。老大跑在前面,他一栽倒,立即就绊倒了紧随其后的老三和老四,老二跑得慢些,正摔在几人身上,顿时又是一阵哭爹喊娘。 傅容月笑盈盈的看着这一幕,老大无意中回头,只见月光下她的面容仿佛淬着毒的修罗恶鬼,哪里还敢多看一眼,手脚并用的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连珠炮弹似的话语不用逼供就全部招了:“你……饶了我们吧,不是我们的错啊,是她!是她!”他抬手指着傅夫人,七尺男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是她给了我们银子,让我们来毁了你女儿的清白啊!” “冤有头债有主,你死不瞑目也别来找我们啊。”老三也是吓蒙了,紧随着老大的话说,只求能减轻一点眼前这只怨鬼的怒气:“饶了我们吧……”傅夫人和傅容芩都被这几个人吓呆了,等反应过来,气得脸都白了:“你们这群混蛋,在京城的时候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可是,命都快没了,要银子还有用吗? 老大等人为了活命,说话更是不犹豫:“一切都是傅夫人出的主意啊,我们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饶了我们吧。银子……银子都在这里,我们一个铜板都没动的!”说话间,老大赶紧把口袋里的银子银票掏出来,统统摆在了地上。 展大牛听了老大等人的说辞,已是气得满面涨红,拳头捏得指节都白了,站出来喝道:“好啊,苏婶婶果然是你们害死的,你们还想害月儿!难怪苏婶婶在天有灵,紧紧咬着你们不放!苏婶婶,这些人欺负月儿,你一定不要放过他们!”朴实单纯的展大牛也以为刚刚自己瞬间移动,是苏绾的鬼魂帮的忙呢!傅夫人和傅容芩等人听了这么半天,才陡然间明白,原来今日这些阴差阳错的变故,都是苏绾的鬼魂在暗中捣鬼。人做了亏心事,怎么着都是心虚的,傅容芩俏脸苍白,紧紧挨着傅夫人的手臂悄声问:“娘,真的……真有有鬼吗?”“胡说,哪里会有鬼?”傅夫人低喝一声,不过声音很抖,说话时还悄悄看了看周围。傅容芩见她这副神态,心底泛起阵阵冷意,哭也不敢哭了,只紧紧拽着傅夫人的手不松开。 她可是很清楚苏绾死亡的真相,要是苏绾真的变成了鬼,第一个不饶的一定是她们母女……尤其是,她们还想着要把傅容月弄到京城去嫁给那个残废呢!恐惧紧紧攫住了傅容芩,她连连推傅夫人:“娘,咱们快走吧!”傅夫人也正害怕,巴不得快走呢,看了一眼傅容芩,拉着女儿的手就要快步走开。“且慢!”只听见一声清脆的话语,随即,明明还在几步开外的傅容月不知怎的,竟突然横在了自己跟前。傅夫人浑身直冒冷汗,抬起头来,月光下傅容月的脸更是吓人,下身一阵温热,她竟被吓得失禁了,尖叫一声,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傅容芩则是连一声都叫不出来,两眼翻白,仰天就倒。傅容月冷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傅夫人,眼中带了几分寒意。很好,既然她们都把自己当做了娘亲的鬼魂附身,她倒要好好利用一番!她故意放缓了声音,带了几分鬼魂般的轻灵空洞:“这就要走了吗?”傅夫人瞧见她诡异的面色,已是吓得面无人色,恨不能晕倒过去。可怕到了极点,反而浑身僵硬,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得以解脱。傅容月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你是怎么害死我的,怎么害我的月儿的,你招还是不招?承不承认?” “我招!我什么都承认!”傅夫人抖着嗓子,下意识的磕起头来:“苏绾,你绕了我吧!看在我们两个当年也算好姐妹的份上,你饶了我吧。我真是一时糊涂,被鬼迷了心肝,我以后再也不敢啦!” “把你怎么害我、害我的月儿的事情,统统写下来!”一张轻飘飘的纸和一支炭笔落在傅夫人的跟前,傅容月眼中闪着冷光,漠然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傅夫人仿佛得了一丝生机,哪里会不遵从,忙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就着月光开始写起来。 两个丫头瑟瑟发抖的缩在一边,都想快点离开这个阴森森的地方,一人压着纸,一人举着火折子,盼着傅夫人快些写完。傅夫人腾出了手,下笔如有神,写得是飞快,很快就写了满满一纸交给傅容月,丫头们背着傅容芩,逃也似地离开了这片树林,上了马车后,催着车夫就赶紧走。而展大牛呢,在此过程中一直死死地守着老大一行四人,不准他们动,也不准他们离开。等傅夫人和傅容芩等人走后,傅容月仔细的将傅夫人的画押的供词收进了手镯里,这才走到了老大等人的身边。几个大男人早已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缩成一团互相抱在一起。傅容月看了一眼,便道:“你们走吧。”“真……真的?”老大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傅容月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只一点,到了京城之后,今晚发生的事情你们不得隐瞒,见人就说,原先傅夫人是交代你们到了京都后,要大力宣扬我女儿被人毁了名节,对不对?”“是!”几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傅容月竟知道得那么清楚,心中更是对傅容月是苏绾的鬼魂之事坚信不疑,连连点头。傅容月冷笑:“你们回京之后,傅家大小姐的身段如何,可就看你们口吐莲花了。”几人一愣,纷纷明白过来,又是磕头又是请罪的,这才爬着滚远了,地上的银子一个子儿都没敢动。 傅容月终于舒了口气,将地上的银子拿起来,想了想,将其中三分之一给了展大牛:“大牛哥,这些钱你拿回去给展叔和展婶补贴家用吧。”“不行,这些肮脏的钱我不要!”展大牛推开她的手,气鼓鼓的道:“小月,他们太坏了!”朴实的乡里人,就算生气到了极点,也说不出什么能说明心绪的话来。 傅容月勉强一笑,将银子塞给他,这才说:“钱肮不肮脏,要看是在什么人手里,怎么用!大牛哥一家都是好人,这钱肯定能发挥最大的价值。你就拿着吧。我也拿一部分,到了京城肯定用得着。”“你……你要去京城?”展大牛一听急了:“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京城里都不是好人!”傅容月噗嗤一笑:“也有好人的。我娘说,让我去京城投奔一个姓梅的叔叔,我若去了,他一定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照顾。”她已经想好了,等到了京城,就去找义父梅向荣,先站稳了脚跟,再图报复。 展大牛听说是苏绾的吩咐,脸色稍稍缓了缓,可仍旧是担心得不行,低着头闷声不响,半天后,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傅容月说:“我跟你一起去。”“你跟我去干嘛?”傅容月吃了一惊:“你去了,展叔展婶怎么办?”展大牛垂下头一言不发,只是看神色,这京城他是非去不可。 傅容月知道他的脾气,知道这人吃软不吃硬,当即放柔了声音道:“大牛哥,展叔展婶年纪大了,是喜欢你在他们身边的,你要是跟我去了京都,你又比不得我,是个没牵挂的孩子,到时候家里出了点什么事,你还不得急死?”展大牛的头垂了下去,傅容月的话说到了他心头最柔软处,他是个孝子,舍不下自己的父母的。 傅容月眨眨眼,不忍伤他的心,又说:“你放心,等我到了京城,第一个就给你写信。我要是在京城混得好,就把你和展叔展婶都接过去,好不好?”左哄右劝,展大牛总算点了头,闷声答了一个字:“好。” 折腾了许久,展叔展婶带着乡亲们也终于循着车辙找了来,听说傅容月要去京城,都哭成了一团。傅容月跟乡亲们一一告别,展叔展婶心疼她路途遥远难走,又折回去帮她套了牛车,傅容月就在这样的月色里,在乡亲们不舍的挥手中,踏上了去京都的旅途……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6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