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主角是唐时月霍祈旌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19 07:00:14 43 0 | 文章出自:未知 主角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是唐时月霍祈旌

主角是唐时月霍祈旌的小说《农家小福妃》正在火热连载,想体验更多唐时月霍祈旌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其实唐时月很了解她这种人。她就是那种,我没事儿就要不高兴一下,我不高兴,我不说但你也应该看的出来,应该来问我。

推荐指数:★★★★★
农家小福妃》在线阅读

《农家小福妃》精选:
唐家大宅门口的人还没散,不少孩子围着马车,转来转去,稀奇的很。唐时月也没多看,径直回了家。鹿肉出锅,她给唐时嵘带了两坛,又多预备了两坛,送给宗塾的两位先生,回头又给唐四叔家也送了一坛。周娘子接了肉盅,回头就忍不住跟唐四叔道:“这个月丫头,真个是聪明人,做事这叫个周周全全,漂漂亮亮,实在是叫人喜欢的不行,要不是同姓,我都想找人说给咱们琛儿了。”她感叹了一阵儿,又忍不住道:“就是她那个阿娘,着实是一言难尽,看着这么出息的儿女,整天却是一副丧气脸。”她说的没错,此时汪氏就摆着一张丧气脸。其实唐时月很了解她这种人。她就是那种,我没事儿就要不高兴一下,我不高兴,我不说但你也应该看的出来,应该来问我,当然你问我我也不说,但你应该安慰我哄我包容我……简单来说就是作精+公主病。所以唐时嵘一回来,她的不高兴立刻就上脸了,唐时嵘很孝顺,但他是个小直男,并不懂他阿娘的心思,要是平常总也会礼节性的问几句,听她长吁短叹一番的,但是这回,每句话都叫唐时月给截了……对,就是不惯她的臭毛病。第二天早起,汪氏换上了新做的衣裳。是时下不太常穿的齐腰襦裙,愈衬得腰身窈窕,袅娜尽显。对着镜子细细的梳头,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那晚的“谈心”只怕是白谈了。但也没关系,唐永富这种伪君子最要面子,家里村妇帮忙在先,唐二叔唐四叔送礼在后,就算何氏不给力,他也一定会消停几天的。暂时解决了唐家的后顾之忧,唐时月现在是一门心思想赚钱,早上从祈家经过,她还多看了几眼,想着今天要是能遇上祈旌,就跟他聊聊进深山的事儿。有人迎面走过来,还冲她咧着大嘴笑:“月丫头啊!听说你不傻了?”这人是村里的二流子,因为头发斑秃,掉的一块一块的,露出头皮,所以大家都叫他陈癞子头。唐时月只点了个头,就加快脚步走了,陈癞子头也没追,只抄着手来回晃悠,不时的翻着眼皮,瞅着不远处的祈宅,眼中有些狠厉之色。唐时月上山转了一圈儿,采了些野果野菜,收获不大,下了山,就仍旧找了个地方设套索,结果设了一半,又遇上一伙村里孩子下山,都是八九岁的小孩儿,将满十三的唐时银在里头,就跟一堆茶碗里的茶壶一样。见她设套索,孩子们都围上来问东问西的,唐时月也不藏私,就把设套索的方法细细的教给了他们,说了好一阵儿他们才走。他们走了没一会儿,就见祈旌从山上下来,腰间挂着一只野兔,见到她就停下来,静静的看着她。其实她真挺喜欢他这个一板一眼的稳重劲儿的,相比起那些活泼的,斯文的,妖孽的,她还就喜欢这种沉稳冷静的爷们范儿。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少年,但内心却似乎已经百炼成钢,坚不可摧……这是一种经过风雨打磨的感觉,跟唐时嵘那种守礼自律的少年老成,截然不同。想起周娘子说他失去双亲,独自带着幼弟流落至此,唐时月有些同情。脸上扬着笑道:“祈小郎,刚好我要找你。”他问:“一起打猎?”“嗯,算是吧,” 唐时月道:“我是想,近处应该没什么好东西了,我想挑一天,往深山里走走,你负责保护我,得到什么,我们对半分,若是……”她还没说完,他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不成。”唐时月一愣:“为什么?”祈旌道:“往深山处走,来回最少要两天,不成。”她还是没明白过来,山里猎户,进山三五天不是常事么?难道他从没在山里过过夜?祈旌下一刻就道:“我家中有幼弟,不能在山中过夜。”对啊!他家里还有个弟弟呢!唐时月顿时懊恼起来。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要是两家沾亲带故,或者汪氏立的住,还可以让汪氏帮忙带带他弟弟,但现在……唐时月也不纠结:“那就算了,我再想办法。”祈旌道:“但你若是在近处打猎采药,都可找我。”唐时月挑眉道:“那我自己就可以,为什么要找你?我不要名声的?”祈旌看着她:“所以你约我进深山,反倒不怕名声有损?”“这你就不懂了吧?”唐时月一边系着索子,一边跟他道:“进深山,是为了谋求更大的收益,在足够大的利益面前,可以冒相应的风险……但小打小闹,冒险就不合算了。”祈旌一时竟无言以对。半晌,他放下弓箭猎物,也帮着她设套索,唐时月笑道:“就算你设的这个索子抓到兔子,我也不会分你的。”他道:“我知道。”“那你为什么帮我?”祈旌道:“与你结交,对你示好,之后好与你一起打猎采药。”不是,亲你这么直白真的好么!唐时月扶额。其实她真有点奇怪,他为什么一下子就接受了,跟她在一起就会有收获这个设定?一般人不总得多试验几次么?她就问了,祈旌淡淡的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他向来话少,但大概是为了表示诚意,还是多说了几句。总的来说霉运当头,就一句话:比赛样样拿头筹,做事时时掉链子。他天生运气奇衰,所以对于她这种天生运气奇好的,自然就接受的比较容易。可怜的娃。唐时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两人边聊边忙,合力设了七八个套索,看天色擦黑了,唐时月赶紧往家跑。进了院子,冷锅冷灶的,唐时月进屋看汪氏对着铜盆梳头,没做什么妖,也没有别人来过的迹象,就莫名的松了口气,看小瑶儿在床上躺着,还有点儿奇怪:“瑶儿这么早就睡了?”汪氏冷冷淡淡的摆着脸色。她也没等她回答,忙不迭的去做饭,等饭上了桌,她过去摇了摇小瑶儿:“瑶儿?起来吃饭!”小瑶儿一声不吭,唐时月想扳她过来,手一碰到她脸,就一下子站了起来!小瑶儿头脸烧的滚热,整个人已经昏昏沉沉了!唐时月急道:“怎么回事?阿娘!”汪氏挽了个新发髻,正对着铜盆细细的端讪,被她吓了一跳,顿足娇嗔道:“你做什么这么大声!吓到我了!”唐时月气的咬牙,把小瑶儿抱了起来,一边怒道:“小瑶儿生病了!怎么回事!”汪氏一愣,然后就有些着恼:“我是你阿娘!你对长辈说话,竟是这般态度么!”你特么还知道你是阿娘!唐时月咬了咬牙根,抱着小瑶儿就往外走,汪氏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出来,一摸小瑶儿的额,就有些讪讪的,嘀咕了一句:“怪道她早起没吃什么,就躺着躲懒儿去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7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