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江言笙穆连臣目录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20 09:00:19 43 0 | 文章出自:未知 江言笙穆连臣目录

《腹黑顾少求复婚》是一本现代言情佳作主要人物是江言笙穆连臣,想知道故事情节的发展就来看呗吧!一瞬间的慌乱转瞬即逝,江言笙在想清楚自己今早上从别墅区出来的时候应该是什么人也没碰上的,顿时嗤笑一声。

推荐指数:★★★★★
腹黑顾少求复婚》在线阅读

《腹黑顾少求复婚》精选:
江言笙出门才发现这里是别墅区,她穿着拖鞋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打到车,几乎是慌不择路的逃跑了。虽然刚才这一系列事情做下来在她看来足够的有魄力,但是真正看着那片别墅越来越远,江言笙狂跳的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她的手指都在发抖。要不是绑了男人的手,她是没胆子做这些事情的。撩了下头发,鼻尖缭绕着男人衣服上陌生的香味。江言笙看着窗上映着自己的脸,自嘲的笑笑。真是狼狈不堪。……江言笙前脚刚走,床上的男人两手一用劲,领带应声而裂,发梢上没干的水珠滑过他劲瘦的腰身。他把胸口的便签纸拿了起来,男人周身刚才还冷峻的气氛稍微散了一点,不由得勾起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阅男无数?明明动作青涩无比还偏要装作久经沙场。这小狐狸,自己吃了亏,竟然还心思缜密的算计到他的头上来了?……回了自己的公寓,江言笙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身上带着香味的衣服脱下来,要不然她总觉着自己还被那个男人抱着。穿戴整齐之后,江言笙有些嫌弃的用一根手指头拎起这件昂贵的衬衫,不屑的撇撇嘴。“真是骚包,没穿过的新衣服都要喷香水。什么毛病?”刚收拾好自己,二舅的电话就像是掐准了时间打过来,铃声尖锐的乱叫。江言笙皱眉接听。“什么……”“言笙啊!早上的董事会不来就算了,但是现在二舅告诉你啊,你昨晚上和男人出去鬼混的事情都传到外面去了,你自己不要这个脸,咱们江家还是要的,早上董事会的人一个个都压着气呢!”一瞬间的慌乱转瞬即逝,江言笙在想清楚自己今早上从别墅区出来的时候应该是什么人也没碰上的,顿时嗤笑一声。“二舅,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电话那头的二舅声音猛的一窒,他道:“还能是从哪儿来的,我就是从顾家宴会回来,听见有人说你和男人在停车场搂搂抱抱,今儿个就有人说你在景江海宴见男人的……”江言笙揉了下发痛的额心。“有些话可不是光靠讹造就能叫人当真的,二舅你好歹也是我家里人,怎么外面人说风就是雨呢?”“景江海宴咱们家也不是没有关系,你自己去找人调调监控,要是真能找得着我这个人,我也就认栽了,但是我可确确实实是背了个黑锅啊!”她有些冷漠的笑了笑,现在看来昨晚上和她在一块的那个男人应该不是顾依依的人,要不然就是那个男人本来是顾依依带来的,但是他现在改了主意。所以顾依依在抓不到她把柄的时候,竟然狗急跳墙的想起诬赖这一招。盘算了她股份好久的二舅自然是给个台阶就上,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过来数落她。只是,这个算盘,他们是注定要成空了!江言笙拿着手机的指尖忍不住微微颤抖,眼底闪过猩红的暴戾,“而且我见什么人,跟什么人上床应该都和二舅没有关系吧?我现在已经离婚了,我想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这一点,总是背着舅妈出去喝酒的二舅不是应该更清楚吗?现在拿了点儿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想来威胁我?”“言笙啊……”电话那头二舅的声音顿时变得畏畏缩缩起来,隐约还听见女人尖酸的辱骂声还有砸东西的尖叫声,二舅连回她话的时间也没有,闷哼几声也不敢大声嚷嚷,生怕电话这头的她听见。江言笙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她就知道,无事献殷勤,声音还说的这么响亮,只怕刚才二舅打电话的时候开的是免提,现在夫妻二人正忙着吵架呢!“江言笙,最近公司有个比较棘手客户要谈,这事儿本来是二舅手上的活,你可别说是二舅欺负你,只是最近公司里不服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个都拿你当作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这个单子你要是谈得下来,才能服众!”“这个单子你去谈是再好不过了!”最后二舅恼羞成怒,丢下一句话,就匆匆挂断了。等到这客户的资料到了江言笙手里,她才知道这个客户到底是有多“比较棘手”。她才知道为什么二舅说这单子的时候还带了点儿嘲讽和怜悯。穆连臣。江言笙的指甲带着点恨意的把合同单顶上的那个名字刮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掏出个洞来才好。刻骨铭心的初恋。这个男人,她以为自己会记住一辈子,但是谁知道这才短短过去一年,这份恨就稍微变了些,这回她的恨还带上了自己。要不是穆连臣拿她做幌子,虚情假意的和她谈了三年的恋爱,让她承受了周围人的明枪暗箭,最后安雅婧和他订婚的时候怎么会那么的风平浪静,怎么会那么的高枕无忧!她恨自己当初大学单纯不懂事,竟然会走眼看上这种人,她怎么不知道穆连臣这种披着温和面孔假象的男人是一个笑面虎呢!穆连臣连带着他出现的那几年就像是她人生中的一个黑点,妈妈为了她操碎心最后含恨离世,而她的名声也因为穆连臣糟蹋的一塌糊涂。她为了这个男人守身如玉却平白落得出入声色场所,是景江海宴的“大小姐”名号。现在看来,江言笙倒还庆幸自己当年的守身如玉,至少昨天晚上的第一个男人还是挺不错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穆连臣这两年混的风生水起竟然还要过来和他们江氏做生意,但是这笔单子她不得不做,也不得不谈下来!……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江言笙已经带齐东西站在川流不息的街头,她看着街对面五光十色的会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这回穆连臣还把见面的地方约到了景江海宴。这人是不是百分百的确定来谈的是她?江言笙搓了搓手呼出一口白气,她现在身上还难受的厉害,为了不让人看出来身上的痕迹,她不得不穿了条黑色长裙,披下头发。刚才在家里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她后颈的地方竟然给那个男人狠狠的咬出了不少牙印,也不知道是不是属狗的!这牙是真的利!她在便利超市里买了热牛奶暖胃,等会儿进去免不了喝酒,如果穆连臣亲自来的话,估计得猛灌她。以前穆家公司还没这么大的时候,穆连臣出去谈生意,跟在边上喝酒的都是她,而在桌上游刃有余,杀的别人片甲不留的却是穆连臣。她那时候还笑着对穆连臣说,男主内女主外,我们俩是绝配了吧?可能是她喝的太醉了,才会在穆连臣那双刻薄的眼睛里看见一点情爱。她现在还年轻,可不想为了几杯酒把命都搭上。江言笙站在街边面无表情的盯着景江海宴的门口,面前惊雷一般的甩过一辆黑色的限量版宾利,路边的泥泞都溅起来半米高。她皱眉往后退了退,护好自己的裙子,一抬头那辆车就没了踪影。她莫名觉得眼熟,晃了晃脑袋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外面看是安安静静的会所,一推开门却是满满的纸醉金迷,屋里本来嘈杂喧嚣的人在看见进来的是江言笙之后,顿时安静了下来。江言笙稳了稳莫名发慌的心,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进去。她本来以为包间里人会很少,没想到穆连臣像是开party一样叫来了这么多人,她粗略的看了过去,发现还有几个是昨天顾家宴会上眼熟的。当然最显眼的还是靠在那头沙发上晃着酒杯的穆连臣,栗色的碎发温和的洒在额前,给人一种这个男人很温柔的错觉,但是他浑身的气质却叫人靠进不得半分。就算包间里很吵,穆连臣身边还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和这喧嚣的地方格格不入。她一进来,穆连臣如同锥子般的视线就紧紧的锁在她身上。江言笙径直朝着穆连臣过去,把包搁在桌上,她柔柔一笑,“穆总,抱歉来晚了。”“不晚。”穆连臣轻启薄唇,像是赏她似的说了两个字。江言笙还没来得及坐下,身后的门又被打开。一个轻灵出尘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怎么这么安静?是不是玩的不够尽兴?”江言笙没有回头,但是随着哒哒的高跟鞋走近,她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下。她看了眼坐在咫尺的穆连臣,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点意思。自始至终眼神都搁在她身上。脸上的笑意没有丝毫的改变,江言笙转过来就对上一张巴掌大妆容精致的小脸。安雅婧有些惊讶的捂着小嘴,往后故作姿态的退了几步,“言笙?你怎么会在这儿?虽然今天是连臣请客,但是也没有不请自来的道理啊!”江言笙捏住安雅婧柔若无骨的手往边上一甩,看见女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和嚣张。她就知道。回忆是条狗,还他妈的是条疯狗,像是她小时候在幽深黑暗巷子尽头看到的那种。见人就咬,血肉淋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8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