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推荐阅读大帝姬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8-21 08:00:07 43 0 | 文章出自:未知 大帝推荐阅读

这里推荐阅读《大帝姬》,提供薛青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又被许诺了儿女婚事,但薛母如同所有的小民一样,时刻准备着后路,所以在这片杂居的地方替人做些浆洗缝补的营生。

推荐指数:★★★★★
大帝姬》在线阅读

《大帝姬》精选:
已经决定告诉郭怀春真相,薛青也放下了一块心事,开始了解这个世界,为出去之后做打算。春风已经变成了剪刀,一刀一刀剪开树上的细叶。虽然寄居在郭家,又被许诺了儿女婚事,但薛母如同所有的小民一样,时刻准备着后路,所以在这片杂居的地方替人做些浆洗缝补的营生。看到薛青能够自理,她这几日又出门做活。薛青已经不再卧床,在院子里坐着,一面看着暖暖抓羊拐,一面逗她说话。“皇帝叫什么呀?”“皇帝叫陛下。”“今年叫什么年啊?”“叫兔年。”八岁的小奴婢哪里理会这些与日常生活无关的事。“皇帝陛下的名讳又是能随便说的?薛少爷你就算住在这郭家,也是姓薛,别学了他人的粗俗门风。”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薛青看过去,见一个穿着直缀年约六十的老者走来,身后跟着一个小童拎着药箱。“杨大夫。”她忙起身施礼。这便是长安城中有名的大夫杨静昌,祖上做过御医,医术高明为人和善,在这长安城很是受人尊敬。但适才的话里很明显对郭家不满,这个倒也跟薛青有关。因为薛青受伤后郭怀春忧心不已,非要让杨静昌时刻守着,大夫都是看了病抓了药,余下就看天命了,哪里有守着病人的道理,又不是对方的家仆。杨静昌这种身份的大夫当然不肯,郭怀春使了强硬的手段硬是把他留下了,虽然医者父母心,他对薛青进行了诊治,但对郭怀春可没有好脸色。薛青自那日醒来后,就主动请杨大夫回去,言语客气有礼貌恭维,这让杨大夫对他印象不错。今日是复诊的日子。“多谢大夫,药我还吃着,除了外伤别的已经无碍了。”薛青说道,让暖暖搬过来小凳子。杨大夫也没有客气坐下来,看着薛青打发暖暖出去玩,自己则随手端起小桌子上摆着的茶。“这茶味道不对。”他说道,嗅了嗅,咦了声,“胡桃肉?”“嘴馋了做来吃吃。”薛青笑道。杨静昌浅浅尝了口。“加了糖和蜜。”他说道,“还有酒,还有补骨脂。”说罢看着薛青。“看来薛少爷另请了名医了,老夫倒是来的打扰了。”薛青笑了。“杨大夫果然名医。”她说道,“只一嗅一尝就说全了方子。”杨静昌对他这恭维不置可否,哼了声放下茶。“并没有请其他的大夫。”薛青接着说道,“是小儿我自己做的。”“你又不是大夫。”杨静昌皱眉,“难道我的药还不如你的高明?那你何必看大夫?”“这是我爹当年常用的一丸。”薛青说谎随手拈来,“他当年从军伤了筋骨,得了一个仙方,常年服用壮筋骨活血脉,我这次跌伤了头便也拿来用用,并不是不信杨大夫你。”杨静昌哦了声放下茶杯不再追问,让小童打开药箱拿出脉诊,薛青请他诊了脉,又看了头上的伤。“虽然好多了,但体虚骨软,药...。”他说道,看了眼桌子上摆着的茶,“接着吃吧。”不知道说的是自己开的药还是薛青所谓的父亲留下的方药。薛青道谢起身相送。杨静昌看他一眼。“今年是建兴元年。”他说道,“看来薛少爷忘记的是眼前事,旧事倒是记得。”薛青失笑,这老大夫还挺机敏,是啊,她倒忘了薛母对这大夫说了自己跌伤头失忆了,却还能准确的说出父亲用过的丸药。她没有再推搪解释,只是笑而不语,亲自送杨老大夫出门。杨静昌心内也是微微惊异,这薛家少年因为郭怀春的许婚在长安城也是一个名人了,出身低微得到的评价很不好,在郭家从下人的议论中他也得知这薛少爷为人胆小怕事不成器,正符合低微出身而养成的秉性。但自从这少爷醒了后,他与之相处半点看不出胆小怕事。这少年说话不温不火,态度安静从容,面对自己的质问落落大方,被挑明说谎后,不慌不忙不反驳不解释,竟是一笑了之。颇让他有些哑火,再问反而显得自己无理取闹了。“薛少爷读过书?”杨静昌问道,没有拒绝薛青的相送。一老一少慢步行走在甬路上。薛青不知道这个薛青读过没读过,屋子里并没有笔墨纸砚,薛母说家境贫寒,说薛父是兵丁出身...“只识得几个字。”她含笑说道。这意思可以说没读书,也可以说谦虚,进可攻退可守。不知道杨静昌认为是哪样,他点点头若有所思。“薛少爷打算怎么办?”他忽的问道。问出这句话杨静昌也有些后悔,说起来他们并不熟,他怎么就莫名的问出这句话了?好奇?如今城中都知道郭家小姐为了拒婚差点将薛青害死,这将来还能成亲吗?就算父母之命不可违,薛青也必然尴尬。但尴尬跟万贯家财富贵荣华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我父亲当年救郭伯父,并不是为了图报。”薛青并没有觉得杨静昌问的唐突,认真答道,“而郭伯父如今许婚也不是为了报恩,都是好心,既然是好,两好才是好,如有一方不好,又何必强求坏了这份好?”这少年说话太滑头,杨静昌哦了声。“那薛少爷是不接受这门亲事了?”他干脆的问道。“都还是顽童,谈亲事太早了。”薛青笑道。如果断然说拒绝,外边肯定认为薛青是被威胁被吓到,那郭小姐必然得个凶悍骄纵的名声,对于古代女子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名声。郭小姐如今才十二岁,推到童言无忌孩童们之间打闹上要好一些。杨静昌心说你还是去掉那个都字的好,分明一副别人是顽童,你是大人的样子,说话也这样的圆滑。如果是真心不想结这门亲不贪图富贵倒还好,如果是做出的样子,只怕郭家要摆脱这少年没那么容易。杨静昌笑了笑,以身体还未痊愈让薛青留步,带着小童出门去了。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巷子口,这片院落与郭家大宅不是一个门户,出了门就是巷子,再靠外便是热闹的大街,薛青在门口听得街上传来的喧嚣热闹......她转身回来了。这大杂院里白日人并不多,依附郭家是得个遮风避雨的居所,以及逢年过节去叩头得个赏钱,其他时候还是要去自己做营生。薛青踩着碎石铺就的并不算平整的路走着,建兴元年,穿着打扮像是宋朝又像是明朝,似是而非,看来是架空。真是不妙,这就失去了做先知发财的机会了。正迈步,伴着咚的一声响,有一物滚落到了脚边,原来是个皮球。“哥哥,把球踢回来。”有稚气的童声喊道。薛青看到不远处的空地上站着几个四五岁流着鼻涕的小童,有男有女,穿的脏兮兮的,是这里杂居人家的孩子。他们是在踢球吗?薛青看到空地上摆着竹竿搭起的一个球门。蹴鞠倒是常见的玩乐。薛青看着脚下的皮球,忍不住微微提了提长衫,抬脚踢了过去。皮球划出一道弧线,伴着小童们瞪大的眼稳稳的落进了竹竿门里。“好。”小童们哇哇叫着呱唧拍手。不过这喊声倒有些不似童声,薛青扭头看去,见不知什么时候夹道那边站着一个少年人,正抚掌而笑。见薛青看过来,他再次微微一笑。“好球。”他说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18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