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滚烫姚汀孟浮生全文免费阅读_滚烫小说by漫林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9-22 22:00:08 434 0 | 文章出自:未知 全文小说浮生滚烫阅读

滚烫》是作者漫林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姚汀孟浮生全文讲述了多年前姚汀为了钱,欺骗了孟浮生的感情,在离开孟浮生后,她每回午夜梦回,都会想到孟浮生对她所说的那些话,多年后,她在便利店打工,为了生计,被人百般鄙夷,一次意外,孟浮生再遇姚汀,从此开始了一段破镜重圆的故事。

滚烫精彩章节试读

早上小柔下来接班的时候看到收银台上空无一物,下楼的脚步都快了些,“昨晚遭打劫啦?”
“没有,卖完了,你记得和婆婆说需要补货,我先回去了。”
今天是周五,姚汀得快点回家,因为她只能休息几个小时,中午1点她就得出发坐车去市中心接瞳瞳放学回家。
小柔在心里想这是哪个疯子大晚上买一堆糖?
显然那个疯子就是孟浮生。
楚诚一进孟浮生的办公室,看到洒满了一地乱七八糟零食的时候都惊呆了。
“哥?你这是打算在办公室开个小买铺?”
孟浮生快速的签了一份文件,头也没抬,“少废话,让你查的怎么样了?”
“哦。”楚诚翻开查的资料,“因为时间紧,你着急要,所以现在也只掌握了一部分信息。”
孟浮生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当时都以为姚汀出国了,但根据调查她当年连井和市都没出,也不知道宫观洋那孙子去哪儿了。她7年前在郊区买了一套不到10坪的房子,一开始在郊外一家家具厂工作过两年,后来那个厂子倒闭了,她就找到了梨阳山那家超市,一直做到现在。”
孟浮生闭着眼,不愿相信这是姚汀的生活轨迹。
“我问了那家超市的店主,一开始姚汀每周只上4天夜班,休息3天,每个月600的工资,后来生活花销变大,就每晚都上夜班,每个月1100块的工资。”
“我查过她手机,基本没有通话流量消费,通过她的消费状况可以判断她除了工作没有其他任何生活,没爱好,没朋友,没追求。”
“总之,她和我们认识的姚汀已经完全不同了,不夸张的说,我觉得她现在有点儿像行尸走肉,她似乎根本没改变自己生活的欲望。”
楚诚一口气基本说完了他查到的东西。
“我不需要你去评价她。”孟浮生背对着他看着窗外。
“后来她为什么开始每晚都工作?”孟浮生的直觉告诉自己姚汀不会因为个人生活花销就去改变些什么。
一个完全丧失生活欲望的人,还在乎更穷吗?
“这个...”楚诚面露难色,十分犹豫。
“说。”
楚诚咬咬牙,“她好像有了..个孩子。”
“你说什么?”
孟浮生突然觉得自己陷入一片浓重的大雾之中,那白雾掩住所有视线,他什么都看不到。
“你说她有了个孩子?”
楚诚想安抚住他,急促的说,“哥,还没查清楚,也不一定就是她的孩子,是吧?只是有人说她经常和一小孩儿在一起。”
他想撕开那浓雾,划出一道口子,却只是白费力气。
良久,认命一般,“到此为止吧,不用查了。”
楚诚试图再挣扎一下,却听到孟浮生说,“她不见了,阿诚。”
曾经的姚汀再也消失不见。
他声音里那莫大的悲怆,7年前的楚诚就听到过。
那年孟浮生喝醉了酒,红着眼对他说,“阿诚,她不要我了。”
姚汀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倒退的街景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她透过车窗看到两个十七八九岁的女孩子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过着马路,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汀汀,你也去那个英语培训班嘛!”恩桃来回摇着她的胳膊。
“我英语不需要培训吧。”姚汀笑着说。
“我知道呀!都怪我爸听了班主任的话非要让我去,那个班就我一个平行班的,我谁也不认识,岂不是太尴尬了!”
恩桃光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恐怖。
“你就去嘛!就当是陪我再夯实夯实?并且这样我们每周都可以有一次在一起上课啦!多好呀像初中的时候一样。”
姚汀有些被说动了,“那我..考虑考虑?”
“太好啦!终于不用担心一个人了!”恩桃就知道她一定会陪自己的。
可恩桃不知道的是,姚汀的生活从来都没有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容易。
英语培训班是学校和一个外国机构联合主办的项目,旨在培养学生的英语能力和有出国意向的同学,但补课费也很贵,每周一次一个学期3万块。
恩桃知道姚汀就住在富人区,他爸爸告诉她那里的人有钱到能买得起小岛,所以她像姚汀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学费这个问题。
那天姚汀回到家后,姚母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着烟,能看得出来纵使她想要用厚重的化妆品遮盖住眼角的鱼尾纹,却依旧没什么显著效果。
姚汀走过去说,“学校要交补课费,3万块。”
姚母不耐烦的说,“补什么课?”
“英语。”
“你补什么英语?家里没有这个闲钱去供你!”
姚汀在内心里想着,你少去赌几把牌,家里面就什么都有了,可并没有表现出来。
“宫观洋也去。”姚汀说。
姚母转了转眼神,吐出烟雾,烟雾环绕在整个客厅。
可能隔着白烟的缘故,姚汀都无法看清她的妈妈,她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清过她的母亲了。
她妈起身离开,回来的时候扔给她一张银行卡,“你最好多和那个小子培养培养,早点给我嫁入宫家。”
姚汀看着地上的那张卡有些可笑,觉得着实可悲,她原本只是试探她妈会不会因为宫观洋才给她补课费,没想到还真是。
姚汀捡起那张卡往门口走去,“我会还你的。”
“还?你拿什么还?你的所有都是我给你的!”姚母轻蔑的说。
姚汀回过头,用着和她母亲一模一样的语气说,“你的所有都是我爸给你的。”
她不管身后的母亲怎样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只是拼命奔跑出了家门,翻开手机打了个电话。
“恩桃,我们可以一起上补习班了。”
“太好啦!我就知道你不忍心不管我的!”
“嗯。”
“可是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像哭了一样?”
“没有,我可能感冒了。”
我只想用力奔跑,奔跑向你,换来一口喘息。
车已到达井和区,请下车的乘客带好随身物品,过马路时注意安全避免发生危险...
姚汀抽离回了思绪,下了车走向井和小学。
小学三年级以下的学生周五下午4:30就放学了,瞳瞳一下课就冲向校门口,看到姚汀就站在老地方等着他。
瞳瞳一见到她就撒了欢似的奔跑向她,这是他每周最期待的时刻,小男孩儿的书包总是很沉,跑的时候一坠一坠的,像是装了整个世界。
可以见到她便连世界都不想要了。
校门口停着各式各样的豪车等着接自己的心肝宝贝,井和小学的生源是整个城市最好的,这里的孩子不仅学习好更重要的是家境好。
穿着皮草的大妈看到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的小男孩儿跑出校门时,甚至将脸上的墨镜向下移了移,觉得这样的孩子出现在这里就是个错误。
“汀汀姐姐!”秦瞳撞了她满怀。
她很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可脸部的肌肉像是退化一般,连笑这件小事都变的很难,她着牵起他的小手,准备将他小小肩膀上的书包拿过。
“不行,我要自己背!”瞳瞳紧紧的抓住书包的肩带,来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
姚汀捏捏他的脸,“走,姐姐带你去买鱼吃好不好?”
秦瞳开心的蹦了起来。
“现在井和小学都收这种学生了?”远处那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儿和牵着他的手那个衣服洗的都泛旧,肤色惨白的女人吸引了周嫣然的视线。
贫穷对于她来说像是病毒,她连看都是看不得的。
“哪种?”周嫣然的嫂子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哦,这种学生是政府关怀项目,选几个家庭特别困难的来这里读书好彰显教育公平。”
“辰翰他们班也有一个,这浑小子怎么还不出来?”
周五晚上周嫣然家宴,她牺牲自己的时间陪着她嫂子来接孩子以显示家庭合睦,可她嫂子全然不觉,用刚做完的水晶指甲噼里啪啦的敲着手机屏幕。
姚汀带着瞳瞳来了菜市场,这里她亲车熟路,知道哪一家的菜最新鲜,哪一家的最便宜,哪家缺斤少两,她带着瞳瞳去了最新鲜的那家。
“汀汀姐姐,我数学又考了100分。”瞳瞳兴奋地分享着。
“是嘛!那你数学已经第五次拿100分啦。”姚汀每次都记得。
“学校有没有让买什么学习用品?”她知道小学老师总是会让买一堆文具,比如什么彩笔材质橡皮泥啦,她怕瞳瞳没有。
“没有,我最讨厌上那种课了!如果每天都只上数学课就好啦!”
这样变态的想法让姚汀摇摇头,从小到大她都最讨厌上数学课,但高中的时候却拼命学,倒不是单纯为了高考,而是因为一个人。
高中三年每次贴成绩榜的时候,孟浮生的数学都是年级第一,从未变过。
她付完钱拿着菜出来时,看到瞳瞳目不转睛的盯着菜店家的小孩手里拍着的篮球。
“喜欢吗?”姚汀问。
瞳瞳迅速摇头否认。“不喜欢!”
姚汀怎会不知呢?
贫穷将热爱变为憎恶,将勇敢变为怯意,将无罪变为有罪。
贫穷的苦涩打翻在心底,一遍遍捶打着鲜活跳动的心脏直至骤停,而大人们笑着将这颗鲜血淋漓的、停止跳动的心脏称之为懂事。
懂事的小孩总是什么都不喜欢。
回到家门口,姚汀从奶箱里掏出藏着的钥匙,打开了自己家邻居的门。
“汀汀和瞳瞳吗?”听到声音的秦阿姨喊了一声。
“对!是我们。”房间很黑,姚汀摸索着开灯,瞳瞳迅速地脱下鞋跑向他的妈妈。
“妈妈!”
秦阿姨是看不到的,5年前她丈夫丢下他们母子跑了,丧失了经济来源的秦阿姨只能卖掉原来的房子,来郊区买了这个小家,靠着卖房剩下的钱和卖剪的贴纸生活着。
瞳瞳也因为成绩优秀拿到了井和小学关怀贫困家庭的名额,在那里住校读书,只有每周五回来。
秦阿姨只能拜托姚汀每周去接瞳瞳。
“你怎么又买一堆东西?接曈曈已经够麻烦你的了。”秦阿姨听到塑料袋的声音着急的说。
“瞳瞳一周只回来一次,哪里麻烦了?”姚汀说着围起围裙开始清理鱼,她每周末都会买一堆好吃的回来。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好啦,你快和瞳瞳聊聊天,他数学又得了100分,我马上就好。”
秦阿姨平时给自己做点吃的还行,给瞳瞳做就很难了,不光是为了瞳瞳,姚汀也想每周能改善一下秦阿姨饮食。
即使这份改善很小。
周家大宅,佣人们早已将一尘不染的餐具一一摆好,做着最后的确认,一个个急促的脚步声像要冲刺奥运冠军,宴会厅到处摆放着鲜花。
“你妹是不是故意的?她明知道我最讨厌茉莉还往家里摆这么多?”宋珊说着着便打了个喷嚏。
周子康看看自己的老婆又看看走在前面的妹妹周嫣然懒得回话,女人事儿真多。
周父落座后便开席了。
“嫣然上次开业筹备的不错。”
梨阳山度假地开业那天周父可是风光无限,很满意自己的女儿所做的工作。
“这是我应该做的。”嫣然的语气带着些许骄傲。
宋珊听着就烦,这件事本应该她老公做的,硬是让周嫣然抢了过去,没等一会儿便说,“嫣然,你和孟浮生的订婚宴准备什么时候办呀?”
周嫣然喝了口红酒,“我们最近工作都挺忙的。”
“那再忙也得先把事儿办了呀,订婚都这么难,那结婚的时候可怎么办?”宋珊边说边给辰翰夹着菜,“我最近还听说他那个前女友从国外回来了?”
周嫣然切着牛排的刀突然在瓷盘上划出了尖锐的声音。
宋珊慢慢的说,“你也知道,圈子嘛就那么小。”
周嫣然咬着牙笑了笑。
“我不吃了!我要去玩儿变形金刚!”周辰翰没吃几口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坐好!”周子康怒目盯着自己儿子,“玩儿玩儿玩儿,你考了倒数还好意思玩儿?”
下午周子康在微信里看到他儿子成绩的时候都无语了。
“你凶什么呀,孩子还小。”宋珊拍着躲进她怀里的宝贝。
“也不小了,三岁看小,七岁就看老了。”周嫣然勾起嘴角,“按理说不应该呀,我哥成绩从小到大都很好,怎能辰翰还能考成倒数?”
“这基因嘛,就得嫂子您考虑考虑了,没事儿的时候多做点数学题比打听八卦强。”
宋珊气的想尖叫。
“饭好啦。”姚汀摆好了四菜一汤。
暖气还没来,北方的冬天又来得太早,三个人围坐在姚汀前几天买的像日本那样的围炉桌前,桌面下的毯子能保暖些。
“怎么样?还可以吧?”姚汀对自己的厨艺并没有什么自信。
“哇!好好吃。”瞳瞳很捧场。
“很好呀,我年轻的时候可做不来鱼。”秦阿姨说,“你以后男朋友可享福了!”
“汀汀姐姐没有喜欢的人吗?”瞳瞳好奇的问。
姚汀的喉咙里像是被卡了一根鱼刺。
“有呀,就是瞳瞳。”
那鱼刺不长不短,扎在喉咙壁。
“那我以后要娶汀汀姐姐。”
越扎越深,越扎越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36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