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江池叶阑小说_叶阑江池影帝全文无删减免费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9-29 08:00:03 504 0 | 文章出自:未知 全文删减小说影帝阅读

江池和叶阑是小说影帝》中的男女主角,漫漫何其多是江池叶阑小说作者。小说讲述的是如日中天的影帝和新晋蹿红的鲜肉之间的爱情。影帝攻叶阑撩天撩地,鲜肉受隐忍深情,互动过程中萌点不断。文章情节新颖,诙谐有趣,剧情设置巧妙,大手撒糖的同时将暗恋细节描绘的丝丝入扣;甜蜜互动的同时将戏中戏和故事情节走向完美融合。剧情紧凑,扣人心弦。

叶阑江池影帝全文删减免费阅读

“转道,回去。”
司机老金从后视镜里看了叶阑一眼,没敢多问,从下一个路口转向,掉头往回开。
叶阑摘了墨镜,语气平静:“替我给组里打电话,就说我身体不舒服,要晚两天才能回组。”
岑雯惴惴不安的看着叶阑的脸色,自觉拿出手机来替叶阑请假。
叶阑对电话里的安亚道:“你接着说。”
“江池的公司不知道在搞什么小动作,他们找了一家营销公司,恰巧这家公司跟咱们的公关人脉有重叠的部分,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知道这些。”安亚刚刚接到消息,也正震惊着,她嗫嚅道,“我……我误会江池了,他不是靠潜规则上位的,这条消息不会有错,裴然这个角色定下来之前,江池曾经联系过剧组,说他的试镜能过的话,他不会要一分片酬。”
叶阑的眸子骤然紧缩了一下。
“他……”
“这太不合常理了,这又不是什么主旋律题材,也说不上情怀义演,他一个商业性的偶像艺人,空出大半年的时间来,一分钱不要,冒着风险拍这种片子。”安亚不可思议道,“而且……这要是他们公司为他转型强行让他接的也就算了,他们还打听到,这事儿江池是先斩后奏,临进组前他们公司才知道的,当时差点就打官司了,后来好像是江池自己想办法压下来了,又赔了一大笔的违约金,这才没爆出来。”
安亚感慨:“平时真没看出来啊,他真是挺有主意的,自己私下联系剧组,敲定合同后再去想办法安抚公司,前后瞒的滴水不漏的,要不是他公司现在不知在搞什么,估计咱们也查不出来,他到底是……图什么呢?”
叶阑将墨镜镜框捏的咔咔作响,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把已经到嘴边的话说出来。
江池……是为了自己吗?
自恋成习惯的叶影帝,突然小心了起来。
好像他一不留神说出句心里话,就会把江池吓走似得。
要真是为了自己。
叶阑心跳加快,那就是说,江池从很早前,至少在电影开拍前,就对自己……
“先不管这个,你不是喜欢他吗?知道他不是潜规则就好,这个已经不要紧了。”安亚打断了叶阑的思路,道,“虽然不知道江池公司在搞什么,但他们这些天小动作没停过,我怀疑他们可能是不想放江池走,具体怎么操作还不知道,总之……我们可能需要提前有个准备了。”
“这还有什么可能的,明显的他们不想让江池解约。”叶阑暂时压下私情,吩咐正事,“通知工作室的人,再算上星光那边能用上的人……都去查,看看他们公司到底想做什么,提前做出应对的准备来,怪我,太大意了。”
安亚迟疑道:“我……我有最坏的打算,他们如果玩恶意炒作那一套,那我们是自保,还是……”
叶阑冷冷道:“江池已经是星光的准艺人了,你说用不用维护他?”
“我说的‘他们’指的也不单是江池公司。”安亚就事论事,把更坏的情况摊开来讲,“零片酬进组的事你也看到了,江池不是一点心机也没有,万一是他是在借着你……”
“我说过,我认了。”叶阑尽力的压着火,“还有别的事吗?”
安亚一顿,叹息道:“没有了,我这就去安排。”
“马上去办,不管他们是想玩什么花样,一定要压下来。”叶阑压着怒气,“不然我和他就真的……”
叶阑不知自己已经错过了多少关于江池的事,到现在,他一步也不想退,也不许江池再往后退哪怕一寸。
安亚听出叶阑的未尽之言,点头:“我尽力。”
说罢挂了电话。
叶阑看着手机,犹豫了片刻后给江池打了过去。
江池的手机关机了。
“麻痹的……”
叶阑烦躁的摔了手机,胸口有股说不出的焦躁。
去公司的路上,江池接了好几个电话。
耿天不住的联系他,通知他公司那边的即时情况,并再四的让江池保证,不会向公司出卖他说是他通的风报的信。
耿天心术没那么坏,知道公司这个周密到令人发指的计划后,不提前和江池透露一下他良心上过不去,但真说了以后又反复纠结,担心自己在公司以后不会好过,会被迁怒,会被高层穿小鞋,他啰啰嗦嗦个没完没了,直将江池的手机打的没了电。
江池把没了电的手机揣进口袋里,下了车。
正午时分的阳光亮的刺眼,江池眯了眯眼,没戴墨镜没戴口罩,大步进了公司,走进专用电梯间,直接上了顶层。
……
“我给他剧组的导演打电话,他们导演说他没回组,让人去他家找人,他家里根本没人,再让人去他公司找,他们公司的人一听到他就摇头,打他电话永远都是关机!”
傍晚时分,叶阑暴躁像头狮子,摔了手机怒道:“他还能去哪儿?!你告诉我他能去哪儿?”
岑雯叫苦不迭:“我也一直在联系他的经济人,一开始是占线,现在也关机了,你……你自己出去找,和我们的人找他是一样的啊。”
“他……”
叶阑坐到沙发上,心里想着那个人,恨不得把他当场抓过来咬死。
客厅的大电视里正播放着当日娱乐头条,叶阑看了几眼,心烦意乱,抄起遥控器来反复换台,心里越来越急躁。
一台的明星做客节目正在重播,正是采访江池的一期。
这个节目主打催泪励志,主持人跟江池一边品茶一边聊天,恨不得让江池把心里话全掏出来,江池却很矜持,偶尔被问到不方便回答的,就低头笑,平时生猛非凡的主持人也心软了,无可奈何的笑道:“你脾气真是太好了……我都不舍得多问了,怕让你不开心。”
主持人正问到江池家庭的情况,被江池温声细语的挡回去了。
叶阑看着屏幕里人磨牙。
脾气好?平日里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叫来的人,现在……
叶阑一下子又站起身来,岑雯心惊胆战的看着他,生怕叶阑下一秒就要去车库,上了他那辆大越野一路开到世纪娱乐公司总部怼进人家大厅里去要人。
“安亚姐说了,已经疏通好了,就是有什么事,差不多也能压下来了,什么也爆不出来,你别担心。”岑雯小心的劝叶阑,“安亚不会害你,她也不敢害江池,你稍安勿躁……”
岑雯正焦头烂额的拉着叶阑,叶阑的手机响了。
岑雯忙道:“安亚姐的电话!肯定是有消息了!”
叶阑接起电话,声音里几乎带着火星子:“喂?”
“查到了……”安亚语气不稳,“抱、抱歉……可能已经晚了。”
安亚这次是真的慌了,她能力再强也赶不上身在其中又有无数内部人员通风报信的江池,叶阑工作室这边一步差步步差,到现在才把前因后果摸清楚。
叶阑闭了闭眼,沉声道:“说……在我这儿,只要他好好的,就没什么晚的。”
安亚定了定心,将了解到的,世纪娱乐的打算跟叶阑简单说了一遍。
安亚刚接到消息也是被气的浑身发抖,饶是她在圈里混了多年,见惯了勾心斗角,还是头一次见到手段这么下作的娱乐公司。
她怕叶阑被气疯,忙继续道:“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已经落空了!江池……跟他们完全谈崩了,他们已经被吓住了,就是没我们施压,他们也不敢再搞什么小动作了。”
“江池好像是听说了什么,去公司就找了他们高层,直接摊牌:公司前一秒拉你炒作,他后一秒会开新闻发布会,讲述他……讲述他这些年被他们公司上上下下大小老板潜规则的事。”
“当然都是假的啊!没人潜规则过他,他们公司的大老板我清楚,特别恶心同性恋的一个老头子,不可能的事。”
“但江池要豁出去这么说了,他们公司也就彻底臭了。”
“江池出道这些年以来一直规规矩矩的,观众缘很好,公信度高,他真敢说,别人就真敢信。”
“江池这是……拼着把自己的路走绝了,也要跟公司杠,也不愿意……跟你崩了。”
安亚说着说着自己声音也哑了:“对不起,我误会他了,他……他能力确实有限,但他真是在用全力护着你了,他公司给了他那么好续约合同都打动不了他,还能为什么?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他应该……就是喜欢你。”
“他喜欢你。”
“估计已经喜欢很久了。”
电视里,明星做客的主持人正笑着问江池:“那应该有过暗恋的人吧?”
江池点头:“有。”
叶阑簌然转头看向电视。
主持人笑道:“果然,会暗恋别人的人都很温柔……当时是暗恋了多久呢?”
江池一笑:“挺久的,忘了多长时间了。”
“真没想到……”主持人诧异,“用这么长的时间去暗恋一个人,值得吗?”
江池抿了抿嘴唇,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觉得值得。”
主持人笑着打趣了一句,江池脸红了些。
主持人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是暗恋不是明恋呢?”
江池一笑:“暗恋之所以成为暗恋,肯定都有不能说的理由。”
“哈哈哈这句接的好,所以不好往下问了?不过我还是很不明白,像你这么优秀的男生,为什么也会暗恋呢。”主持人恭维了江池一句,笑道,“不觉得很可惜吗?做的都是无用功啊。”
“其实……暗恋一个人的滋味其实没那么糟。”江池想了想,慢慢道,“那不仅仅是浅层情|欲的寄托,也是……我自己的信仰。”
“为了他而努力,为了他而变好。”
“在蹒跚前行,踉跄倒地的时候,心里想着的这个人是我跌倒一千次以后,复爬起一千次的动力。”
主持人想起刚刚谈过的,被江池一句话匆匆避开的他母亲早逝的事,有些动容。
江池自己倒很乐观:“虽然这些年我们没在一起过,他的人生也不曾有过我的痕迹。但他确确实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陪伴我走过了我前半生人生中无数个重要的节点。”
“多少次,多少件事,在我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是靠着爱他这份信仰,挺过来的。”
“其中失与得,苦与乐。百般滋味,如人饮水。”
“我自知其苦。”
“也自得其乐。”
经过后期剪辑的一句句话,像一把把刀子一样,一下一下,捅进了叶阑心里。
刀刀见血。
叶阑双眸颤动,死死的看着电视屏幕里的人。
“我是您的粉丝,一直……很喜欢您。”
“可我好不容易才能和您单独吃一次饭啊。”
“我是来给您探班的啊。”
叶阑无意识的攥了攥拳,胸口起起伏伏,心里无数片段在同时涌动,聚一起在讥讽他,是有多冷漠,多迟钝。
安亚不知道叶阑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喊了他两声后道:“先……先别纠结这个,江池算是把世纪娱乐震住了,他是名利看淡不服就干了,可他们公司不想为了他栽这么大的跟头,世纪娱乐已经把原本的计划搁置了,不过……江池这次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世纪娱乐几乎替他把所有的公司都得罪了,这下没人会签他了,我今天……没办法,拜托了星光那边的人帮忙调查,这事儿瞒不过去,星光那边的人也知道了。”
“我知道他是一心为你,但说真的……没人愿意签性格这么刚烈的艺人,星光那边的人表面上是没怎么样,还说了几句佩服的话,但他们心里肯定也忌惮江池,话里话外的,是不想沾惹这个麻烦……江池今天玩儿的太过火了,他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叶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满身的戾气,问道:“你说什么?”
安亚尴尬道:“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叶总,有他的话,星光那些高层大概也不敢说什么。”
“他们不想签了?”叶阑胸口已经积了一座火山,正没处发,可巧有人撞到枪口上来,“不想签?他们爱签不签!我|操|他大爷了我求着他们吗?!”
安亚急道:“你别这样!江池已经跟世纪彻底崩了,他早晚还是要去星光的,你这样让他以后不好做。”
“谁说他早晚会去星光?!”叶阑每个字儿里都窜着火苗,“去……现在,让法务部的人我拟合同,我不用星光了!我自己签!”
安亚呆滞:“你,什么意思?”
“我自己没有工作室吗?!我自己的人我用得着别人公司吗?”叶阑眼睛发红,在客厅环视一圈,抄起车钥匙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快速道,“让公关部现在开始拟定通稿,江池会是叶阑工作室除了老板以外,第一个签下的艺人,我不用别人了,我自己签他,我自己捧他。”
叶阑拧开大门,周身全是火药味:“公关稿马上给我发出去,世纪娱乐是吧?先给他们发一份,明白儿的告诉他们,我就抢他们人了!让他们来找我,不怼死这家我以后跟他们姓!我……”
叶阑举着手机拿着车钥匙,看着门外不远处的人,突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十几米外,消失许久任谁也找不到的江池,头发蓬杂,衣衫凌乱。
他拎着两个大行李箱,逃难似的,吭哧吭哧的往叶阑大门口拖。
灰头土脸的江池抬头看见叶阑,苍白的脸上瞬间多了些血意,他局促的握住行李箱的拉杆,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40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