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在线阅读红颜悴寸相思小说裴子瑜钟迢安全文完结版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7-31 00:05:09 989 0 | 文章出自:未知

主角叫裴子瑜钟迢安的书名叫《红颜悴寸相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摇头,用口型告诉她,我之前不曾吐过。 她伸手摸了摸我平坦的肚子,笑着说:「是个命大的乖孩子,这是那恶人惹急了,他才折腾你。」 我实在熬不住了,等不到第二碗药熬好就睡了。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以为只是自己胃口不好,但是显然是我天真了。

晚宴的热闹很快就被裴子瑜的冷喝打断了,他在一边惊慌失措地让人叫太医,我又伏在桌案上吐了一次,这次不是我在晚宴上吃的东西,而是一口血。

当真是十足的一口血,然后我才后知后觉,肚子在火烧火燎地疼。

我听见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有毒!」,随后整个大厅都乱了起来。

我觉得中毒没什么,只是中毒了能不能让我晕过去?非要我醒着,明明白白体会那翻江倒海的疼,属实歹毒了。

太医趁我醒着,给我灌了汤药,又给我催吐,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最后我整个人没了力气,任他们摆布,想死的心都有了,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晕过去的。

再次有意识时,天才蒙蒙亮,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眼睛看不清东西,肚子还在疼。

周围没有人,我又闭上了眼。天亮了些,我听见房门开了,进来一个人,听脚步我知道那是兰月。

我想唤她一声,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大概是反复催吐伤到了,现在说不了话。

又过了一会儿,门又开了,听脚步声没听出是谁。但我听见兰月低声叫他王爷,心下明白是裴子瑜来了。

他来了,我索性试着爬起来,但是只是动了动手就再也没力气了。裴子瑜眼尖,看到了。

迢安!你是不是醒了?迢安?

我眼睛看不清,只能用手指叩叩他,什么毒这么厉害,又是什么人这般恨我。

兰月一边抽噎一边用帕子给我擦眼睛,可能是中毒的缘故,我眼睛不是看不清,是很多眼屎……

耳鸣,肚子疼,动不了,看不见,还说不出话。

我堂堂摄政王妃,如今像个废人。

太医来得很快。

多亏兰月,太医来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睁开眼睛看清楚了,裴子瑜跪在床头,脸色铁青,胡茬很长,好像瘦了。我脑袋木木的,怎么过了一夜,他就消瘦这么多?

我抬手摸摸他的下巴,他说:「你知不知道,今天你要是再醒不过来,明天就可以下葬了。」

这是我睡了很久的意思吗?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我说不出话,只能皱眉看他,等他接着跟我解释,可是他什么都没说,他哭了。

你怎么敢……怎么敢这样吓我……

我摸了摸他的脸,看来我跟他夫妻一场,他还是有点良心的。

我的手被太医抽过去诊脉,不能再摸他的下巴了,裴子瑜就趴在床头,眼睛通红地看着我。

诊脉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我暂时死不了。

裴子瑜拉着我的手,跪在床边一脸……软弱……

对,就是软弱。

他这种表情,我是万万想不到的。我们只是赐婚,相处也不过半年,我出事顶多追查真凶,严惩不贷。我的死活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

裴子瑜说:「迢安,别怕,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想听的不是这些,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晚宴上女眷那样多,好像出事的只有我一个,可见是冲我而来。

生在相府,从小的交际圈子就教会我,为人处世要圆滑些,我扪心自问这十八年没得罪过谁,到底是谁这样对我下狠手。

可是,裴子瑜没有说,他什么都没说。

我又在想,会不会是有人想害他,然后连累了我。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树大招风,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不留情面。

我看着裴子瑜,想让他开口给我解惑。

这时,门又响了,进来的人周身带着肃杀之气,是我娘。

裴子瑜松开我让出位置,我娘面无表情地坐在我身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们,毫无感情地说:「迢安醒了,我准备把她带回去,你让人收拾东西吧。」

裴子瑜愣住,随即开口,但也就是说了一个字:「我……」

我娘看了裴子瑜一眼,裴子瑜竟然住了口,不再言语。我竟不知道,我娘竟有如此肃杀的一面。

可是她又很温柔,转过来理了理我的头发,眼神是我看不懂、猜不透的复杂,

迢安,咱们这就回家。

这句话很耳熟,语气都耳熟,好像很久之前,我娘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只是我记不清了。

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反而疼得直皱眉,一旁的太医急忙告诉我,我这嗓子也需要好好调养。

我娘摸了摸我的头,告诉我:「醒了就好,醒了就没事了,你没事,他也没事。」

他?

他是谁?看了看裴子瑜,裴子瑜吗?我娘摸了摸我的头,笑了一下又皱了眉,眼神复杂地说道:「你怀孕了,两个多月了。」

我惊诧地看向裴子瑜,裴子瑜对我露出一个百感交集的笑来,那笑太过复杂,有喜悦,有愧疚,还有心疼,以至于我的心也忽然疼起来。

我想爬起来去抚平他紧皱的眉,许是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太强烈,我朝他伸手,迫切地想摸摸他的眉头。

裴子瑜走过来接住我的手,说:「没事的,你没事了,他也没事。」

我娘说,既然没事了,我要带迢安回丞相府了。

裴子瑜别过头又红了眼眶,张了张嘴,最后对我说:「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他的道歉语气诚恳到让我心疼,很多事情我迫切想要知道答案,只是他如今的样子让我心里难受。

他是那个丰神俊朗的摄政王,我不想看到他这个模样。

我对他摇摇头,用口型告诉他,不要抱歉,跟你没有关系。

裴子瑜看起来心事重重,我很想安抚他,可是我娘说我刚醒,把包括裴子瑜在内一切不相干的人通通赶了出去。

我猜我娘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可是我没想到是这样的话,她说,娘后悔了,当初就算是抗旨,也不愿意把你嫁给他。

我想告诉她,这是人祸,跟裴子瑜没关系,嫁给他其实挺好的。可是话没说出口,我娘就捂了我的嘴,恨声道:「迢安,你放心,娘一定把那下毒之人碎尸万段!」

我瞪大了眼睛,这是查出来是谁下毒了?我扯了扯她的袖子,让她快点告诉我。

很奇怪。一刻钟前,我才知道肚子里有个小东西存在。不过是刚知道而已,我就为他改变了我的原则。初为人母的兴奋尚未褪去,我就已经发了疯地想保护他。

对于下毒之人,或许是单纯想害我,也可能是想害裴子瑜但是连累了我,对一刻钟之前的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对这人,我会毫无情面可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害我就应该受罚。

可是现在,我知道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他差点因为这场灾祸陪我一起去了。我对那下毒之人瞬间变了心情,我想杀了他。

原因可能是后怕,也可能是为了以绝后患。

但是两者结果没差别,那个人必须死!

我娘忽然笑了,她说:「迢安,你好像一瞬间长大了,有了孩子就知道了为人母的心情。不用担心,娘不会让她有好下场!」

我眼睛有点酸,但还是扯了扯她的袖子:「到底是谁要害我?」

她叹了口气,说道:「是安阳王妃。」

安阳王?八皇子?

这是八皇子的妃子要害我?

为什么?

我娘对着我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迢安,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都是陈年往事,从此以后恩怨已经了了。你好好睡一觉,明天娘就带你回家。」

我还想问些什么,但她强硬地让我休息,我也只能作罢。

睡前我又要喝药了,我嗓子疼得要命,吞咽起来更是痛苦,好不容易把药喝下去了,结果又趴在床边吐了个干净。

我娘问我:「你这样吐,之前就没怀疑过什么吗,怎么如今才知道自己怀了?」

我摇头,用口型告诉她,我之前不曾吐过。

她伸手摸了摸我平坦的肚子,笑着说:「是个命大的乖孩子,这是那恶人惹急了,他才折腾你。」

我实在熬不住了,等不到第二碗药熬好就睡了。

我做了个梦,很奇怪,梦里的我知道自己在做梦。

在梦里,我看着自己执伞站在雨中的画舫上,伸手去摸那绵密的雨丝。

后来画舫靠了岸,我被一只修长的手拉了上去,那手好看极了,骨节修长,指尖圆润,手背上有若有若无的青筋。我低头看我的手,常年弹琴,指尖有茧,不好看。

我只能看见那人的手,因为他的脸被挡在了伞下,梦里那个我乖巧地同他撑了同一把伞。我突然记起来,这梦里的我穿的那件青色的衣裳,是我十四岁那年同九公主一起做的。

脑海里有一闪而过的画面,我好像看见自己在荡秋千,仔细看,好像九公主也在,再想一下,脑袋又炸裂一样疼起来。

疼到深处,忍不住抱头,动作一大,我就大汗淋漓地醒了过来。

中毒以后,身体残余的疼痛慢慢将我拉回现实,我摸了摸肚子,喘息着回忆梦里的场景。

我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但又想不清楚到底哪里不记得了。我就活了十八年,记忆里并没有断层,可那些记忆又是哪里来的。

难不成,只是一个梦吗?

也对,我本来就是做了一个梦,何必较真?

这么想着,我叹了口气,发觉嗓子依旧很疼。天还晚,我还能睡一觉,闭眼之前我突然扭头看了一眼房间的一个角落,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就是应该看一眼。

结果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

谁?!

我心里大骇,无奈没法出声,不然此时定然喊来一屋子人。

我全力爬起来,缩到床里侧,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脑袋飞速运转,思考如何应对。

别怕,是我。

上一篇:胜者为王林羽江颜完结版小说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放肆去重生》韩墨轩穆若曦在线阅读

文章推荐:

《废婿归来》陈华杨紫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聂少的千金狂妻聂终南楚灼唯小说免费阅读章节

只影系人间詹桯侜徐枔午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爱你不眠不休白璟霆顾婉清小说全章节阅读

《不曾逝去的爱情》许暮洲顾霜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171785》林慕辰许凝兮全章节

《放肆去重生》韩墨轩穆若曦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红颜悴寸相思小说裴子瑜钟迢安全文完结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7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