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正文

[都医战神南楚离罗舒艺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网络收集 小说 2020-07-31 05:10:04 48 0 | 文章出自:未知

《都医战神》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都医战神》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盛装晚饭创作的都市热血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南家三口沉湖当天,夜幕已经来临,直至第二天早上,南家三口的尸体才被打捞上来。虽是两老一幼的尸体没错,但三人过水后的尸体面容浮肿,最要紧的是三人的面容竟还被湖底的凶鱼啃噬得面目全非,难以辨认身份。方金泉...

《都医战神》 第6章 任凭狂风卷,我仅徒手撕 免费试读

南家三口沉湖当天,夜幕已经来临,直至第二天早上,南家三口的尸体才被打捞上来。

虽是两老一幼的尸体没错,但三人过水后的尸体面容浮肿,最要紧的是三人的面容竟还被湖底的凶鱼啃噬得面目全非,难以辨认身份。

方金泉从三人的衣服配饰上裁定身份,南天离夫妇的身份没得说,方金泉对二人身上的物件十分熟悉。

但南楚离的身上却衣衫尽去,身无他物,完全辨认不了。

许是被鱼撕咬碎烂,被湖底暗流刮了去。

据手下打捞的人说,三具尸体是凑在一块的,再加上这人的身形也符合南楚离年纪,所以方金泉也就认了那就是南楚离。

八年来,南楚离时常在他的梦中出现,面容狰狞,疯狂地找他寻仇。

因此,方金泉前几年不断在南城不断搜寻蛛丝马迹,以确保死去的那个人就是南楚离。

虽然消息上也显示,南楚离是死了,再没出现过,但那未能真正确认身份的尸体,隐隐成为了方金泉心中的一根刺。

如今这根刺在这时真正地显露!南楚离确实没死!

“方某昔日承蒙南老家主搭救才有今日,老家主之恩,老夫铭记在心。”

“所以在天离犯下弥天大祸时,是老夫在背后打点,最终才没让南家背负欺世骂名。”

方金泉的话一时激起千层浪。

许多在场的年轻宾客并不知道南城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因为如今的南城,早已习惯了方家是四尊族之一的超然地位。

“方家主一片肝胆赤诚,当真让人佩服!”

“方家已算是仁至义尽,而南家小子带着灵位大闹方家大少婚礼,好生不识好歹!”

“当年他的父亲就敢干不干净的勾当,如今儿子将方林师三家的人打得死的死,伤的伤,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一时间,大厅中对南楚离的骂声和冷嘲热讽几乎是一边倒。

方金泉在心中暗笑,虽然不知道这八年里南楚离去了哪,但现在看来,孤身一人前来的他,难成气候,不足为惧!

“老夫知晓天离夫妇二人畏罪自杀对你的打击很大,但念在南家曾有恩于老夫的份上,老夫愿意给你一份体面的工作,保你下半辈子安然无忧。”

还没等南楚离说话,一旁坐在椅子上双脚缠绷带的方世玉率先开口。

“你实力是不错,而我方家正缺一条有实力的看门狗,我方家,有的是剩饭剩菜和骨头,保你一世不愁温饱!哈哈——”

方世玉双目通红,笑容狰狞。

方金泉笑而不语,虽然不是出自他口,但显然是默许了他这二子所说的话。

方家的产业原本就是南家的产业,如今方家要给原本的老东家后人一份体面的工作,无疑是在嘲讽南楚离,守不住南家的家业。

最后由方世玉点出方家真实的意图,一糖一棒,一捧一杀。

方家父子二人,一唱一和,杀人诛心,莫不如是!

南楚离沉默不语,众人的目光放在他的身上,都在等待他如何回应这打脸的嘲笑。

“看来方家也就这点手段了,倒是让我白期待一场。”

南楚离缓缓起身,“本以为你窃取了我方家家业,爬上了这四尊族之位,会有所改变,如今看来,狗依旧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毛病!”

“更甚者,在我眼里你连这林家与师家主事之人都不如!他们还敢向我挥拳,你却只能假仁假义说着阴阳怪气的话。”

南楚离突然一个高抬腿,整个人几乎呈“一”字形,在楼台上的方金泉能清楚地看到他干净的鞋底。

一脚踏下,南楚离身旁的椅子瞬间碎裂成渣,碎落在脚旁尖锐的碎木像一根根刀削的利箭。

突然!

南楚离身上赫然爆发出极强的气息,一股劲风将那些碎屑飘飞在南楚离眼前。

陈其先大惊失色,一跃而上,落于楼台,张开双臂挡在方金泉身前,“家主小心!”

“去!”南楚离轻描淡写地衣袖一挥。

咻咻——

碎木一举喷发,像夺命之箭,朝着楼台上破空而去。

“哼,雕虫小技!”陈其先一声冷哼,袖子轮转一个周天,如黑洞纳物,仅眨眼的功夫,便将那些碎屑尽数挡下。

见状,南楚离微微一笑,与方金泉对视着。

“方老狗,要是当年你有眼下帮你挡箭的这条狗一半的忠诚,我父亲母亲也不会惨死于门外的仙柳湖中!”

此话一出,众宾客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听南楚离话里的意思,难不成当年之事,另有隐情?

“狡诈恶徒!死到临头竟还敢口出脏水,污蔑我方家主事,今天就算是方家大少的大婚之日,我陈其先也誓要当一回恶人,让你横尸当场!”

南楚离勾唇冷笑,“你恐怕没那个机会了。”

南楚离话音刚落,陈其先身体一顿,察觉到了些什么,他突然发现自己新衣胸前不知何时,竟一个起了毛的小洞。

陈其先用力将胸前的衣服一扯!

撕拉一声。

紧接着他低头一看,先是一怔,顿时双目陡然大睁!

而看到陈其先后背的方金泉,也霎时面色剧变!

一根直径半厘米大小的木条,紧密地镶嵌在陈其先的左胸膛上,从前到后,不长不短,不偏不倚,直直贯穿!

陈其先的表情突然一变,顿时眉宇紧蹙。

他的身体突然一个抽搐后,一道刺目的血红,从他的嘴角缓缓显现。

呃——

坠!

砰——乒乓——

陈其先身体失去重心,直直从楼台上掉了下来,砸在一桌桌宴上,锅碗瓢盆碎裂一地。

看着陈其先的尸体上那根插在心口的碎木条,安以生双眼瞪得老大。

一木百米,伤口不流血,杀人于无形!

这是巧合吗?

显然不是!

安以生早年学过一点医术,为的是熟悉人的身体构造,方便与人交手对决时能准确判断对方要害所在。

在众人以为陈其先是因疏忽大意而死之时,只有安以生才知道,南楚离的那一击,算准了一切!

南楚离首先用大量的残破碎屑,掩盖了里面一根完全蕴藏气力的碎木条,在陈其先以为一袖扫清之际,其实他已经中了真正的杀招。

而最让安以生感到震惊和害怕的,莫过于那根暗藏气力的碎屑竟不长不短,不偏不倚地直接镶嵌在了陈其先的心口处。

安以生扪心自问,就算他贴身对敌,也不可能做到准确判断对方心口的位置,一击必中,更遑论南楚离与陈其先隔了这么远的距离!

如果不是巧合,唯一的解释就是南楚离这个人,除了拥有一身强悍的实力!

在医学造就,单论人体器脏位置的辨识上,恐怕整个南城,无人能出南楚离之右!

南楚离击杀陈其先的手段,顿时让安以生清醒了过来。

安以生惊汗连连,心里盘算着这南楚离不仅实力强悍,还心细如发,这样的人,即便没有背景,也万万不能去招惹。

一旦得罪了,倘若南楚离今日不死,那么他日,就是他大祸临头之时,

于是,安以生明显地从陈其先的尸体旁后退了几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楼台上的方金泉看到安以生的动作,脸上肌肉抽动,双眼微眯。

“好你个南楚离,先是打伤我儿在先,杀伤林师两家家主在后,现如今又在老夫面前袭杀我方家总管,如此凶残成性,即便你是南家后人,老夫也不得不做一回恶人了!”

“我要将你的手脚筋骨打断,让你跪在你杀伤的这些人面前忏悔,否则,日后我方家还有何颜面立足于四尊族,立足于南城!”

南楚离不怒反笑,“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吗?”

“我南楚离身正影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我却最不喜欢惺惺作态之人!尤其像你这条老杂毛狗这般**的嘴脸,更是让我生厌。”

方金泉勾勾手,双目如鹰,阴狠毒辣,“拿下!”

一道黑影从方金泉身后略了出来。

这人身上气势十足,一眼就被人认了出来,“是方家客卿沈平沙!”

“沈平沙,姓沈,难道跟那位有关系?”安以生看着纵身越下之人,心中思虑了起来。

南楚离发现眼前多了一名身着宽松袍服,身似龙虎之人。

这人一嘴的髯胡,显然不是个善茬。

南楚离听得这人悠悠说道,“平沙落雁,龙卷千秋。我沈平沙这平沙掌下,亡魂过千,皆是被我的劲力活生生折磨致死。”

“你这般年轻的皮骨遭受起来,痛苦数倍不止。”

紧接着,髯胡大汉双眼一瞪,怒如金刚,“南家孽种!若不想多受折磨,我劝你尽快束手就擒!”

话音一落,只见沈平沙的双手掌心凝聚出了小龙卷风似的黄沙气流。

“凝气成型,六品高手!”安以生惊呼,他没想到方金泉竟有着一名六品高手做贴身护卫!

他辛苦修炼至今,也不过在前阵子刚刚突破四品的极限,达到了五品借气凌空飞踏的境地,却不知何时才能到达这凝气成型的六品境界。

沈平沙掌心中的气流越卷越快。

一声怒喝,“悲风,龙卷狂沙!”

沈平沙掌中的风苗落地,一卷狂风像从地面长出来似的,向南楚离所在暴袭而去。

“在风中碎裂吧!南家孽畜!”沈平沙咆哮。

看着狂风向南楚离扫去,方金泉心中冷哼一声。

南家这小子给脸不要脸,若是你沿着台阶下,到我方家手下干活,虽然也是死路一条,但至少能死得体面一点。

沈平沙的龙卷狂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被击中,整个人的身体会在风中活生生地被撕烂,过程比五马分尸更加痛苦,持续时间也更长。

那如同一台死亡收割机呼呼翻飞的悲风龙卷,眨眼间便略到了南楚离面前。

一众宾客顿时惊疑起来。

“他怎么不躲?被这强悍的招式打中,就算他有几条命也不够用的!”

“该不会是被方家那位修道高手的招式吓得腿软动弹不得了吧?”

“刚才还一股狂劲,遇到真本事的,立刻就原形毕露,年轻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想必一会此人还得被挫骨扬灰,就算是方家家主仁慈,放过此子的尸体,林家和师家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在大厅众人的眼中,此时的南楚离俨然成了一具尸体,他们已经开始在讨论南楚离的后事了。

南楚离直面悲风,勾唇冷笑,只见他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哼!像在举手投降,晚了!撕碎他!”沈平沙冷着脸,眼神比刀芒还锐利。

顷刻,沈平沙的风便完全侵吞了南楚离的身躯!

沈平沙断定,不久后,风中定能传出南楚离美妙的痛苦叫喊声。

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南楚离被风倾吞之前,他高高举的双手手指竟突然诡异地弯曲,形如龙爪。

三秒,十秒,三十秒......

一分钟过去了。

可风中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风,在淹没了南楚离的位置上回旋着。

“你在期待些什么?”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从风中穿了出来。

没有等来南楚离撕心裂肺的疼痛叫喊,却等来一道悠闲的声音,沈平沙瞬间瞪大了双眼。

沈平沙双眉一翘,怒如门神。

随即他将另一掌中的风苗打进旋风中,双风合并,如怒龙盘柱,一时间搅得天花乱坠!

不一会,风中便再没了声音,沈平沙紧张的神色因此变得舒缓。

大厅中沉寂了下来,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个,伸长脖子等待着结果。

风中没了南楚离的声音。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还是没有南楚离的声音。

此时,众人不禁向沈平沙投去敬畏的目光。

不愧是六品高手,全力出手,南楚离连叫都没来的及叫一声就灰飞烟灭了!

这时,一道青色的影子陡然站了起来,对着风愤怒地咆哮了一声,“终于死了,死得好!”

师青青一句怒吼,将积郁心中的怨气全部喷了出来。

林月眉也在冷笑,师青青的这一吼,吼得大快人心,这只蹦达的凶恶之徒,终于是伏诛了,这样死了当真是便宜了他。

整个场中,只有楼台之上的一道白色的倩影——陆凝香,在紧紧地抓着她父亲陆客新的手臂,神色紧张地看着风中的形势。

“没事!那恶徒已经被撕成碎片了,再没人能捣乱你跟世成的婚礼。”陆客新安慰着女儿。

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从风中传了出来!

“萤烛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

这道声音一下子惊住了所有的人。

然而,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一道如天雷之音,轰然在人们耳畔炸响!

“伏龙手,喝——!”

一声刚正严肃的大喝声之后,狂暴肆虐的悲风龙卷,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被一分为二!

徒手,撕风?!

众人皆被吓得身体向后微微倾倒。

被吓得最严重的,莫过于沈平沙!

他的“悲风,狂沙龙卷”是不亚于他那宗师大哥沈落雁招式——“神尾,横荡千秋”的存在。

虽然他在修为上比不上他大哥,但招式的强度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七品高手,也不敢空手接他的悲风龙卷!

一个莫名冲击的念头在沈平沙心中升起,难不成,

这年纪轻轻的南楚离,实力七品之上?!

小说《都医战神》 第6章 任凭狂风卷,我仅徒手撕 试读结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163rp.com/html/8846.html